【APH】[法英] far far away-03-

BGM建議:








I'm slowly getting closure.
我慢慢讓一切結束

I guess it's really over.
我想真的結束了

I'm finally getting better.
我終於漸漸開始復原






『小亞瑟,你看你看,』

是法蘭西斯的聲音,亞瑟緩緩睜開了眼睛。
他知道他的時間又倒轉了。

他茫然的四處看了看,而後心灰意冷的確認了這次的時間點——是那次的聖誕節前夕。

細細的雪紛飛滿天,亞瑟將半張臉都埋進了圍巾裡,有些彆扭的緊緊依偎在法蘭西斯的身邊,偷偷索求對方的溫暖。他冰涼的手被法蘭西斯緊牽著,對方邊走著邊回頭對他笑。

『我上次說很漂亮的小提琴,就是那把啦。怎麼樣?美翻了對吧?』

亞瑟翠綠的瞳隨著對方的視線看了過去,樂器行的櫥窗中,典雅的擺置著一把精緻卻質感內斂的小提琴。他眨了眨眼,輕哼一聲『……還可以啦。』

『你說,要是那把琴只為你奏出曲子,你會覺得心動嗎?』

『啊?』

『不覺得很浪漫嗎?……唉,小少爺真沒情調—』

『你欠扁嗎混蛋!』

『啊,』法蘭西斯發出一個單音,視線突然從小提琴轉而直盯著亞瑟,順道中斷了他們即將開始的鬥嘴。

『……幹嘛?』

『嗯……』

『幹嘛?』


法蘭西斯伸出手,輕輕調整起了亞瑟的圍巾,在看到對方臉上浮起的紅暈時輕輕偷笑了兩聲。『好了。』他拍了拍被自己調整的完美無缺的圍巾,得意的撫著自己的下巴,連同臉紅的亞瑟一起欣賞了好一陣子。亞瑟忍不住給了他一拳。
『唉又打我!』法蘭西斯哀嚎。

『……』

亞瑟沈默的盯著他,明明應該笑出來的,眼眶卻突然一陣灼燒的疼痛。
他覺得他又一次無法阻止自己了。他用力拽住了法蘭西斯的領子,吻了上去。



這和那時真正的回憶不一樣。已經不一樣了。在這個剎那他突然發覺一切開始快轉。那時候他應該只是氣的扭頭走掉,一邊臉紅的發燙而已。他那時並沒有在街道上吻他,也沒有邊吻著他邊悲傷的哭起來。

所以夢境結束了。法蘭西斯的溫度碎成碎片,從他的指間溜走。



悉數墜落










他猛然睜眼,醒了過來。
枕邊已經淚溼一片。











__________________











阿爾弗雷德.F.瓊斯已經在候機大廳呆坐了將近一個半小時。他難得乖乖換掉了那身總被亞瑟嫌棄太過土氣的衣服,換上了黑色長風衣和牛仔褲,牛皮短靴的鞋尖不耐煩的輕敲著地面,雙手緊捏著黑色的皮質手套,無意義的翻絞著它們。

馬修遲到了。

那時他剛下飛機,馬修立刻就打了電話給他,跟他說他會遲到。他的語氣聽起來很緊張,並且很快掛了電話。在他切斷通話前阿爾聽見了馬修和別人急促的交談聲。
看來八成又出了什麼問題,而且一定又是亞瑟的問題。他覺得不安而焦躁。但是時值深夜,已經沒有計程車或接駁車了,他非得等馬修開車來載他不可。


等到馬修終於一臉憔悴的出現在機場門口,已經是凌晨三點半了。

「馬修!發生什麼事了?」阿爾拖著行李朝對方大步走去,有些急躁的開口,著急的想立刻問出些所以然。


可是馬修回答的話語卻斷斷續續的。阿爾非常努力才從他沙啞片段的話語中拼湊出了一個大概:

亞瑟在他們不在的這陣子又用小刀自殘。這次的傷口引發急性感染,馬修緊急把他送到醫院去,結果連帶測出亞瑟體內含有過量的四氫大麻酚。



大麻成癮。
而且已經將近一年的時間了。












阿爾砰一聲狠狠拍桌:「亞瑟.柯克蘭,你他媽的不是跟我說你已經戒了嗎!」


幾近暴力的巨響響徹醫院安靜的走廊。桌上的玻璃杯毫無招架之力的彈起、跌落地面,響亮的哐啷一聲伴隨著四處噴濺的碎片。
亞瑟散發著無機質感的湖水綠淡淡的瞥了他一眼,而後別開。蒼白的臉龐側向一邊,什麼話也沒有回應。
死寂。除了死寂以外那雙眼裡別無他物。

阿爾覺得自己從來沒有這麼氣急敗壞過。他的拳頭用力的壓在桌面上,就這樣站了好一會兒,有些自暴自棄的喘著氣,試圖稍微平息自己的怒火。
馬修在一旁呆站,低著頭茫然的望著地板,不知道自己能做些什麼。他知道阿爾這次是真的很生氣,而且他無法否認他自己也覺得有些挫敗和憤怒。

再這樣下去,會失控的。


「FUCK你給我說話啊!」阿爾火暴的用力揪住亞瑟的領口,幾乎將他從床上提起來。馬修大驚,兩三步衝上來想阻止他,不料卻被阿爾一把推開。

「不要過來,馬修。」鏡片下的湛藍如今冷冽的懾人。他的視線只在馬修身上停留了半秒,就再度轉回亞瑟身上。
「法蘭西斯會希望看到你這樣嗎?你對不起自己就算了,你怎麼願意對不起他?」

「……為什麼會不願意?」亞瑟的嘴角揚起淡淡的冷笑,祖母綠了無生氣的對上阿爾的視線:
「我又不愛他。」

「……說謊。」

「放開我。」

阿爾放開了亞瑟。
然後一拳狠狠揮上他的左臉。


「阿爾!」馬修驚叫出聲,慌張的衝上前拉住他。

「你他媽的混帳!」阿爾邊試著掙脫馬修的壓制,邊衝著亞瑟怒吼:「為什麼說這種話!你已經騙自己騙了整整四年了,不累嗎?!」

亞瑟一咬牙,猛地扯掉了自己手上的針頭,掀開被子下了病床。


「亞瑟!」馬修覺得自己快要哭了。

「很好!阿爾弗雷德,」亞瑟對著阿爾吼回去,剛才阿爾的那一拳讓他的嘴角滲出了一絲血跡:「說得倒是冠冕堂皇——你天殺的懂個屁!」

「我就是懂!你只是想痲痹自己而已,真是個大白癡!」


「你大概錯過了我的重生日,在那之後我就已經不愛他了!」亞瑟嘲諷而憤怒的咆哮。重生日是什麼?根本一點意義也沒有。
「 現在這些行為都是我自己造成的,不是法蘭西斯.博納傅瓦的關係!跟那個人一點狗屁關係都沒有!」

「亞瑟……」馬修小聲的喊他。

「我去Night club混所以染上毒癮,我壓力大就想自殘,看自己流血會讓我覺得很愉快,這一切都跟法蘭西斯沒有任何關係! 沒 有 任 何 關 係 !」

「亞瑟……」

「你他媽的再說一次我在痲痹自己我就宰了你—」

「亞瑟!」
馬修用盡全力的大喊出聲。

房內瞬間安靜了下來。阿爾和亞瑟都住了口,前者用有些驚異的表情看向自己的堂弟,而亞瑟則是撇開頭,聽的出來、他因為方才的過度激動而微微的喘著氣。

「亞瑟,不要這樣好嗎?」相似於法蘭西斯的藍紫色眼瞳,溫柔卻心痛的看著亞瑟。後者的視線望著地面,馬修伸出手輕輕的撫摸上他的頭髮,然後將他的臉轉向自己。


「你在哭,不是嗎?」
他說著,一邊輕輕幫亞瑟抹掉了不知何時滑下眼簾的眼淚。








___________________








他們離開病房後,阿爾終於算是冷靜了下來,不過一路上都安安靜靜的、沒有再說話。馬修也沒有開口的打算,他們肩並肩沈默的行走著,單調的腳步聲迴響在空蕩的醫院走廊上。

情況很糟。這樣瀕臨崩潰的走鋼索到底什麼時候才會結束,沒有人說得準。只希望不是要用無法回頭的方式結束這一切。


不知過了多久,阿爾突然抬起頭,對著慘白的日光燈管呼出了一口無奈的氣。

「馬修,」

「……嗯。」馬修慢慢的應了聲。

「為什麼亞瑟不自殺?」


面對阿爾過於直接的問句,馬修的眼裡閃過一絲徨然。他突然渴望救贖,對他的無知和無力。

「我不知道。」他對阿爾坦承。「我不知道……」

「法蘭西斯死前跟他說過什麼?或是留給了他什麼?」

「……我不知道。」

「我們必須知道,」阿爾喃喃著。他突然有種溺水般的感覺,醫院的走廊像是一條無止盡的海底隧道。「法蘭西斯死了,卻留給亞瑟一個詛咒……一個無法掙脫的詛咒。」

馬修難過的皺著眉,「一定是不經意的吧。」

「要是能脫離那個詛咒就好了。」
阿爾摘下眼鏡,揉了揉自己酸澀的眉間:「但是我很擔心,脫離它之後,亞瑟到底會怎麼樣。你覺得呢……?」
馬修垂下視線。

「我不知道。」他小聲的回答。他已經沒有力氣再大聲說話了。











___________________












夢是潛意識的表現。或者更正確來說,是本能的表現。



夢的內容往往隱藏著暗示。當一些無法說出口的願望必須在夢中出現時,它們會從內隱式內容(latent content)轉變成外顯式內容(manifest content)。
比方說,因為『性愛』這兩個字太過直白(這就是內隱式內容),此時這樣的想法會被轉變成另一個情境,再讓它出現在夢中。例如夢見陡梯、或是上上下下的坡道 (這樣的內容就是外顯式)。




亞瑟覺得自己幾乎對Freud已經毫無懷疑。他想,他已經差不多作他的信徒了。



當他夢到他們的過去,當他做出了當時並沒有發生過的事,例如一個衝動的吻或是擁抱,夢就會硬生生的結束。
法蘭西斯會在夢中破碎,像是那個被阿爾打破的玻璃杯。


之後,當他再努力試著睡去時,總是夢到自己被自己殺死。他用刀刺進自己的胸膛,用子彈打穿自己的太陽穴,一眨也不眨的將自己推下懸崖,或是眼睜睜看著自己被鯊魚啃食殆盡。

他冷汗涔涔的一次次醒來又昏睡過去,走鋼索般遊走在意識的邊緣。他覺得自己快要掉下去了,但是有條勒頸的絲線生硬的扯著他,將他的咽喉割的鮮血淋漓,逼迫他繼續行走在岌岌可危的窄線之上。
他最後乾脆放棄睡眠,坐起身。靠著床頭發呆。指尖和唇還殘留著夢裡的溫度,這樣的真實,他不知道該如何說服自己它的虛假。
他胡亂抹掉淚水,像是驅寒一般的環抱住自己的膝蓋,將臉埋進雙膝之間。

一股死亡的腥味。

慢慢的,深呼吸了幾次,而後他像是離水缺氧的魚,雙手緩慢而顫抖著扣住了自己的喉嚨。他狠狠勒著自己的咽喉,直到痛覺痲痹,直到他覺得自己快要窒息。
然後蜷曲起身體難受的乾咳了一陣,才終於重新教會自己呼吸。







——不管是自殺或是被殺,在夢中『死亡』都意味著想要重生的願望。
他只是想要一個屬於自己的重生日。





他染上了毒癮,他想自己大概還順便有了偏頭痛。

他的末梢神經因為注射毒品而開始衰弱,他已經很難仔細感覺墓碑上的那些浮雕或凹陷。

他治好了不同病人的Conduct disorders(心理學名詞:行為異常)、Schizophrenia(幻覺),或是PDD(自閉症)。







但是他卻治不好自己。
























to be continued....



















白鴉的廢話:



這章偷用了不少之前修心理學時學到的東西。

我想也差不多是結束的時候了,
大概再一章,這篇就要結束了。

留言

請問可以詳細建議BGM的連結嗎?
已經被刪掉了>"<

還有下一篇期待!

期待續篇><
秘密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