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light】殺(CP砂鍋丸子)

[UL/砂鍋丸子(布列x古魯)]

R3延伸,捏有,捏造也有。請慎。
























『古魯瓦爾多,你是死神所眷顧的存在。』




綿長無盡的地道裡,少年的腳步一滯。血紅的眸子難得閃過一絲異樣。有個聲音在說話。輕盈、溫和而冰冷,像是即將凝固的血。

這些地道是被稱作黑王子的少年度過他的童年和少年時期的地方。這些沒有開端沒有盡頭的陰暗道路,以及地下室裡封存的屍體和收藏品,是唯一為王子帶來愉悅的事物。他曾經以為自己的一生都將在這裡耗盡,伴隨這些以死亡為證而越發美麗的東西。
但是這個聲音卻繼續說了下去。

『你的靈魂非常漂亮呢,這樣的純黑色。』
「……」
『古魯瓦爾多,你是死神眷顧的存在喔。』


少年的表情不禁變得有些古怪。他猛然回過頭,地道空蕩蕩的。像是一片寧靜的墳墓,什麼都沒有。













口口口















『太子殿下一直都怪怪的。』

戰場已經一片死寂。
手中的劍彷彿因為血而飽和,手感詭異的沈重。古魯瓦爾多毫不在意的繼續砍刺著明明早已斷氣的屍體。他有時候會懷疑自己到底追求些什麼,有時候則是莫名其妙的突然憶起以往小時候、或是少年時期的光景。

『聽說太子殿下喜歡屍體。好可怕,難怪國王陛下讓他去了連隊。』
『是啊,聽說他還對此感到很高興呢!』


他曾反覆思考著,自己究竟帶著怎樣骯髒的使命和怎樣痛苦的結束,得以誕生在這個世界。和死亡之間無法中斷的連結,甚至幾度讓他以為,『自己』也是自己的收藏品之一。他擦拭著晶亮的玻璃瓶,上面自己的倒影彷彿不只是倒影,而是被困在其中的他本身。

晦暗艱澀,難以理清的慾望和願望之間,那條扭曲的分界線或許早已被自己心中的孤寂抹去了。他的腳步聲永遠是獨奏,不管往前看或是往後看,都沒有挽回的餘地。

古魯瓦爾多沒有停下的打算。他不斷不斷的用劍穿刺著已經沒有生息的血肉、砍斷已經破碎的骨頭。血和不明的液體汩汩的流淌而出。他沒有停下的打算,即使再往前就會崩毀。


——『他必須死,這個國家才能得救!』
「太子殿下!已經夠了……」
——『縮減王子軍隊的糧食和軍備!』
「…殿下,敵人都已經死了,我們可以回去了……」
——『他必須死!』
「他已經死了,殿下。」


古魯瓦爾多回過神來的時候,自己已經回到營區了。方才呼喚他的部下沒有一個敢看他。
他已經很久不曾被注視了。

緩緩的下了馬,隨意將繮繩遞給一旁的士兵後,黑王子走向自己的營帳。


他不確定自己是怎麼躺到行軍床上的。渾身突然有種疲乏感,但是腦袋卻異常清醒。他的視線裡外都是一片黑暗,但在那些黑暗之中,他隱約記得有個人,帶著另外一種強勢的溫柔,就僅僅是站在那裡。
即使只是這樣,卻已足夠成為他最強大、也是唯一的,最後一道防線。


他知道自己走上的是死路,盡頭是無底的深淵,連同他的最初和最末,他終將墜落其中。打通這條路的唯一方法……就是殺。

殺戮,殺戮,殺戮。即使死神已經溫柔的微笑,盤旋在他的靈魂之上——古魯瓦爾多,你是死神所眷顧的存在,你知道嗎?




有些時候,有些事就是必然的。人們稱之為destiny,或是命運。










口口口













古魯瓦爾多作了一個夢。一個很安靜很安靜的夢。


在夢裡,他的血不斷從胸口湧出。有一把劍死死的釘在他的心臟,從劍身傳來的冰冷感浸透了他的全身。他的臉上沒有表情,瞳孔裡屬於生者的最後一絲氣息也幾乎消失殆盡。

銀白而柔軟的髮絲垂拂到了他的臉上。古魯瓦爾多眨眨已經看不清楚的雙眼。下雨了嗎?一滴一滴的雨水涼涼的,感覺像是以前那無數個微雨的夜晚。


『古魯瓦爾多,對不起,但是我得殺了你。』

一切熟悉的過分。從上而下的視線,幽深的晶紫色,以及那常常勾起揶揄微笑的嘴角。是那個男人的聲音吧。正在對自己說些什麼,可能很重要、但是他已經沒有力氣理解的事情。

『為了梅莉亞……抱歉了。』



古魯瓦爾多感覺不到痛。事實上他已經沒有任何感覺了。唯一剩下的只有空虛,極度空洞的內心,有些細微的聲音像是秒針行走般。

他想,或許這就是倒數吧。

白銀之劍一轉。不再猶豫的第二次攻擊,這次將他的心臟徹底破壞。真的毫無感覺了。古魯瓦爾多血色的眸子瞬間退去了僅存的一絲掙扎,而後輕輕閉上。


人們說這時候一生的記憶會開始回溯,從出生、到成長,到茁壯而後到生命的終點線。人們說這時候最後一幕會停格在最重要的記憶上。那幕會成為烙印,用最鮮明也是最終的模樣,成為那個人一生的全部。

但是他的腦裡,卻只有這個正在殺了他的人。


他的臉他的聲音他的手他的笑他的蹙眉他的惱怒他的無奈歎氣。他呼喊自己名字,他親吻自己的唇若有似無的溫度。他回頭、他微笑、他轉身。

他牽起了妹妹的手。











「……古魯瓦爾多。」

臉頰滑過了一絲莫名的冰涼溫度,然後換成了溫熱的掌心。


古魯瓦爾多緩緩睜開了眼睛。

他的視線一片模糊,但是他察覺到有個影子輕盈的籠罩了他。
如方才一般輕柔如絲的白髮交錯在視線中。他忍不住恍然的抬起手,輕觸那些髮絲。柔韌的觸感熟悉的纏繞上他的指尖。冰冷的碎光反映在他恍惚的紅色眼瞳裡。

「古魯瓦爾多。」
是那個人的聲音。布列依斯的聲音,輕輕喊了他的名字。

古魯瓦爾多愣了一下。布列依斯那比自己體溫高上許多的手,輕輕撫上了他的臉。黑王子的臉頰不知何時滑過了莫名的淚水,或許他只是太累了,而那個夢——亦或是這個夢,太過真實並且殘忍。

「布列依斯……。」
「我是偷偷繞過來的。和古朗德利尼亞的戰況還好嗎?」
布列依斯在床邊坐了下來,傾身輕吻了他的額角。古魯瓦爾多不語,只是輕點了下頭表示還在掌控之中。他現在在意的是自己莫名失控的淚腺。這樣近的距離,布列依斯一定會注意到自己罕見的情緒變化。

「……作了什麼惡夢嗎?」布列依斯在意料之內的開口詢問。聲音聽起來有些驚訝。

古魯瓦爾多輕輕歎氣,搖了搖頭。「…我想我只是累了。」他疲憊的再次閉上眼睛,僅僅用全身的感官感受著布列依斯的一切。古魯瓦爾多突然之間覺得,要是現在可以死去,一切就真的可以結束了。



布列依斯沒有說什麼,指腹輕輕抹掉了王子不太明顯的眼淚,而後躺到了有些狹窄的行軍床上,將他攬進了自己懷裡。古魯瓦爾多注意到他並沒有穿著那身厚重的盔甲。布列依斯的身體透過單薄的長袍和他同樣卸去了鎧甲和護具的身軀心照不宣的彼此緊貼。

「……偷繞過來,你膽子還真大。」古魯瓦爾多咕噥著。同時卻暗自貪婪的呼吸著布列依斯身上特有的那種淡淡的味道。像是幽迴的金盞花一般的香氣。他有時候會覺得自己或許已經中毒了。致命的毒和幽暗的慾望,像是雙蛇纏繞十字架一般,將他的靈魂鎖成無盡的黑夜。

布列依斯低低的輕笑出聲,在他的唇上落下一吻。

「別擔心,我天亮前就會走了。」




古魯瓦爾多沒有說話。他只是突然的用力抓緊了布列依斯的衣服,將臉埋進了他的懷裡。有種很濃的酸楚從內心最深處蔓延出來,如同會將宿主纏勒致死的藤蔓,或者是小巧的菟絲子。










口口口










布列依斯安安靜靜的回去了,古魯瓦爾多隔日早晨醒來時,甚至不覺得他曾經存在自己身邊過。
他坐在床上發了一會的呆,而後,回神時,自己已經拾起了床邊的劍。他的指尖撫過劍梢。

冰涼的金屬觸感,在那刻將胸口的什麼悄悄封存了。
這些日子,終將墜落到那裡吧。





之後的日子只是日復一日的戰場。他騎著馬奔馳在血與鐵之間,未曾間斷的俐落的斬殺之下,敵軍的聲勢終於開始漸漸弱了下去。國旗飄揚,國民開始高呼:『王子殿下萬歲!黑太子萬歲!』『隆茲布魯王國萬歲!』此起彼落的雀躍報導,古魯瓦爾多開始被歌頌為國家的英雄。「黑太子」不再是不祥的別稱。
大臣的流言蜚語已經失勢。古魯瓦爾多拄著劍勾起沒有情緒的冷笑。看來,不論是敵人或是古朗德利尼亞的兵力,也不過如此吧。

那片孤寂的戰場,布列依斯再也沒有回來。



『古魯瓦爾多,你是死神所眷顧的存在喔。』








他心中的黑暗,不知從哪天開始,終於漸漸無限制的滋長開來。





















FIN


























白鴉的廢話:


這篇...有點不知所云阿其實(望窗

看過黑王子R3之後總覺得該寫些什麼出來,
結果卻寫歪了(滄桑
布列依斯R1的時間是在R3後面,
所以我就稍微腦補了一下........
總之希望還有人看得懂我到底在幹麻XDDDDD

留言

王子公主大好♥

王子公主大好♥
我的王子還在努力的尋找公主中XDD
秘密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