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H】[法英] far far away-04-

BGM建議:





04.



And now I'm picking up the pieces.
如今拾起地上的碎片
I'm spending all of these years
耗盡這些年
Putting my heart back together.
讓我破碎的心癒合












一路走來,偶爾停下來思考一下,他其實會覺得有些困惑。他從未想過自己能當上心理醫生。
並不是成績的問題,老實說他的腦筋好到要當心臟科或腦科醫生都沒問題,但是他原本想走的是生物或歷史方面的科系,並不是醫學院。更何況他本身就是個先天性人群恐慌症的患者。

或許這條路在法蘭西斯說出那段話的那時就被寫下了吧。
法蘭西斯那次彷彿無意間說的那句『哥哥我幫你擺脫人群恐慌症,小亞瑟你要不要也去幫幫別人呢?』深深烙進了他的腦海。
隔天、他開始拼轉系考。
第二個學期,他順利的考上了醫學院。說這是註定中的註定或許太過矯情,他只知道法蘭西斯所說的每一個字,他的舉手投足,他的微笑或皺眉,冥冥之中一定全部都會是自己的劇本。

大概就只是這個原因吧。
他簽下了轉系單,毫不猶豫的將它交了出去。




『你轉系了?』法蘭西斯訝異的從報紙後面探頭。

早晨獨有的清新空氣讓他的腦袋更加清醒,非常確信自己並沒有聽錯。他看見坐在餐桌對面的亞瑟嗯了一聲,視線依舊放在手上的書上,嘴裡叼著麵包含糊不清的補充了一句:『這還難不倒我。』
『為什麼轉系?』法蘭西斯放下了報紙,打趣的問。
『……沒有為什麼。』
『不要老是因為哥哥我講什麼就做什麼啊,雖然我很開心啦,但是前提是你要喜歡才行啊。』

亞瑟抬頭,對上了法蘭西斯有些無奈的苦笑。他沈默了幾秒,然後轉為弱勢的再次撇開臉:『才、』
『是是是,我知道你才不是因為哥哥我喔。』不待亞瑟否認完就已經露出了寵溺的微笑,法蘭西斯低下視線繼續專心的攪拌著自己的那杯咖啡。『不過小亞瑟也不要太勉強,當醫生很累的,真的不行就不要硬撐。』
『……』
『小亞瑟,臉紅了喔❤』

茶包咻的一聲飛了過來。
『誒!』法蘭西斯驚呼一聲低頭閃開,驚魂未定的看著茶包掠過頭頂,將後面窗台的花瓶給打碎。
『……』
他轉回去,看向毀了花瓶的元兇『只不過是個茶包也可以這麼有殺傷力,不愧是小少爺。』
『茶杯會更有殺傷力。』 亞瑟一口飲盡杯底的紅茶,意有所指的說。
『…別別別拜託你別!』
要是丟茶杯過來還得了!慌忙的跳起來撲過去,法蘭西斯伸手搶先一步抓住了對方的手腕。

『…喂!紅酒混蛋你給我放手……』亞瑟發出了不滿的抗議。
『……!』眼見任務意外順利的達成,法蘭西斯先是愣了愣,而後轉而換上了一臉意味不明的微笑。他維持著一手扣著亞瑟雙手的姿勢,另一手則不安份的繞過了對方的腰際,將臉湊向對方耳邊。

『暴力的娃娃臉惡徒……這種屬性好可愛呢❤』他用氣音輕聲說著,在亞瑟耳邊惡意的吹氣。
對方的耳根立刻紅透:『走、走開啦笨蛋!』
『好可愛,好喜歡你。』法蘭西斯輕輕啃咬起他敏感的耳垂,感覺懷中的人一陣輕微的顫慄。
『真的不要太累喔,哥哥我會心疼。』他邊說著,一手已經滑入亞瑟的襯衫,長了些繭的指腹來回愛撫著線條漂亮的腰部。
『才…嗯…才不用你操心……』亞瑟咕噥著,將臉埋進了對方的肩窩。
『是是,但是我還是會偷看的喔,不管你在哪我都會偷看喔?』
『……你這混蛋是變態嗎!』






口口口






馬修在電話裡花了將近半小時才終於安撫亞瑟,他會搭飛機來、就跟以前一樣。放心,不會有事的。他一遍遍重複著。放心,亞瑟。他感覺的到亞瑟在電話中微微顫抖的聲音,那樣的脆弱,像是個孩子。


亞瑟從22歲那年開始害怕飛機的引擎聲,害怕那12個輪子在地面碾行的樣子和堅硬的機翼及舒適的客艙座椅。他害怕飛機這種存在本身。身為心理醫生,亞瑟自己也清楚的知道這是恐懼症——aviophobia(搭機恐懼)。
大家都清楚的明白為什麼。


馬修平安的抵達倫敦,招了計程車趕到醫院去。他抱著一束清香的百合推開門進去病房。迎面而來是一陣清風。
窗戶微微開著。醫院那潔白窗邊的、坐在病床上的亞瑟,有種稍縱即逝的感覺。窗簾被風稍微吹起,像是翅膀。


馬修突然之間覺得心疼不已。對方碧綠的眸子聽見聲音回過頭,照慣例對他綻開一抹輕輕淺淺的微笑。馬修於是立刻吞下了心底濃濃的悲傷。
他們天南地北的聊了一下午的天,配著鬆餅和紅茶。馬修覺得有些吃驚,這樣的日常已經成為奢侈的範疇好一陣子了。亞瑟會笑了,雖然有時又會突然恍恍惚惚的,像是同時維繫著兩個世界一樣。柔亮的陽光斜斜照在他身上。他看起來簡直像是個不小心墜落到這悲傷世界的妖精,或者天使。


馬修要離開的時候,亞瑟請求他下次幫他帶一些書來。他開了一張書單,插著點滴針頭的左手輕壓著紙,右手輕輕的用鋼筆書寫著。寫字的沙沙聲在病房內安靜的清晰。
秀麗的字跡如今有些不穩。因為書寫的動作而拉扯的袖口,露出了一小截蒼白的手腕,看上去比以前更加纖弱。馬修甚至能瞧見皮膚底下隱約的青色血管。

書目並不多,短短的,還未佔掉一半的便條紙,只不過多半是些陳舊的書籍,並不非常好找。亞瑟向馬修交代了幾家舊書店的位置,告訴他可以直接問老闆。要是真的找不到就算了。



馬修拿著書單出去了。他在經過門口時,輕輕拍了拍早已站在門外多時的阿爾的肩。






口口口







這下輪到阿爾往亞瑟床邊不發一語的坐下。



亞瑟瞥了他一眼後轉開,嘴角輕輕了抿了下、不過沒有開口。壓抑的氣氛似乎讓他不太舒服。但是阿爾沒有看他。他兀自的喝著他的可樂,鬧脾氣似的把吸食飲料的聲音放到最大。
亞瑟難得連飲料聲都沒有答理。阿爾翻了翻白眼。這傢伙沒救了,他想。他跟本就已經差不多是個死人了。

「喂,」過了半晌,阿爾終於放過了被自己咬到變形的吸管,不太甘願的開口喊他,吸管頹廢的滑過自己唇邊。「喂!亞瑟,」

「……做什麼?」亞瑟抬眼。
「為什麼你都看不到?啊?」

怪罪的語氣讓亞瑟覺得奇怪。他對心情不悅的弟弟皺起眉:「不懂你在說什麼。」

「你為什麼都看不到我和馬修的努力?」阿爾放下飲料,煩躁的抓著自己的頭髮。鏡片下的藍瞳略帶挫敗的望著他。他不打算再繼續憋著不說了。「難道除了法蘭西斯以外的人都是屁?你既然不自殺,不就是打算活著嗎?那為什麼不正視我們、甚至是其他想幫助你的人?」
「……」

阿爾抓起可樂,投籃般的將它投進垃圾桶。
「活的這麼痛苦,乾脆死了算了。」



馬修曾經跟他說過,嘿阿爾,其實你這個人並不壞的。你只是嘴巴快了點,腦袋粗線條了點。他藍紫色的眸子噙著無奈的笑意。
但是你對亞瑟不能太直喔。他雖然拐彎抹角,但那是因為他需要時間找到答案。法蘭西斯先生死了,現在的亞瑟心裡一定有著很多很多的事情需要解決。要是真的問出口了,會把他逼急的,他會很難過的……
他是你哥哥,你要好好照顧他喔,法蘭西斯先生很珍惜他的,我全部都親眼親耳知道,所以說,所以說啊……


阿爾將馬修的柔言全部拋掉了。

現在的他用不容敷衍的眼神望著亞瑟。他想要知道為什麼,他必須知道到底為什麼,然後他才能拯救他。
或者才能讓亞瑟柯克蘭從那早已殘破不堪的靈魂中自由。






口口口







『亞瑟,我要回倫敦了喔。你會在那裡等我嗎?』






冷冷的巴黎零下4度C的清晨。飛機起飛,升空。法蘭西斯笑著和亞瑟說了聲回去見,並切斷了他們的最後一通電話。
五個小時後,靠在窗台邊打盹的亞瑟被手機鈴聲吵醒。


他模模糊糊的拿出手機,有些驚訝的發現自己的臉頰不知為何是溼的。他作了一個夢,在夢中他大概是哭了,但是他忘記了內容。
他一邊抹掉眼淚一邊翻開手機。螢幕上顯示自己接到了一封新簡訊。

『寄件人:笨蛋笨蛋 (`Д´*)』


望著那熟悉的名字,亞瑟突然覺得內心一陣激動和不安。他縮了縮身子,幾乎花了所有的力氣,才終於按下了開啓。
簡訊很短,語氣非常倉促,連標點符號都來不及打。




『 Je t'aime 要好好活下去喔』

那瞬間,他突然什麼都看不到了。







口口口








嘿,法蘭。我不知道自己是不是曾經跟你說過?時間過的太快了,亦或是太慢,有些事情、已經漸漸記不起來了。



我說,我的生命其實是一條河。

涓涓的細流,安安靜靜的繞著你,蜿蜒成過去的24個春夏秋冬。

假如有一天,你倒下了不再醒來,
這條河也不會再前行了。




我想,它將永遠圍繞著你,安靜的乾涸成你身旁的野花和青草吧。

















TBC



















白鴉的廢話:

我....沒能如願在這章完結(滄桑)
等我.......。

留言

好...好揪的一篇(淚噴
但是真的好好看QAQ!!!!!配樂也好好聽!!!!
阿爾這樣風格的發言、令人覺得莫名的帥氣....
期待下篇QAQ!!!!!
秘密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