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light】你如此說。02(完)(CP:利恩x薩爾卡多)

Unlight
[利恩x薩爾卡多]
微R卡延伸有,請慎










如此說。




-02
 
 



 
利恩這次是非常認真的思考,所謂假目標的實質可行性。
 
以另一個焦點分散敵人的注意力,使真正重要的正牌人員成功生還,因而能夠順利完成任務。在戰略上,這叫做聲東擊西。然而在實際認知裡,這則直接稱作替死
 
懷裡的人已經失去意識。看來藥效確實有一定的強度。利恩瞥了一眼對方身上的幾處傷口,割傷或者槍傷。暗色的血跡於些微破損的衣物下蔓延,狼狽不堪。
 
「……傻子嗎。」
 
把自己逼到這種地步,到底是怎樣的理由讓他寧可不留退路。
 
利恩自己確實深深明白,成為假目標的感覺是何等難受。拜那個男人所賜,他的眼神一黯。阿奇波爾多。那傢伙確實教會了他許許多多,包括戰鬥上的能力,也包括背叛和所謂替代品一職的可笑。或許這就是命定吧。因為這種鬧劇、所以他和薩爾卡多才會認識彼此。
 
 
然而薩爾卡多,又是誰教給了你這些的? 


 
 
 
口口口
 
 
意識抽離。窒息,掙扎。溺。燥熱感。如同真空中的高壓,自四面八方推擠著即將崩毀的軀殼,搶奪最後一絲呼吸。
 
他看見那名少女。幾乎可以稱得上是另一種形式的信仰,她靜靜佇立於彼處。譴責而惋惜的眼光,她的唇無聲開闔。說著薩爾卡多你,最終還是……。
他感到難以言喻的苦澀。眼眶辣辣的疼。
 
活著。
 
薩爾卡多抬起手臂,遮擋住自己的雙眼。心跳像是撞針響徹。動作牽扯了傷口,錐心刺骨。他卻像是對痛覺的理解早已麻木,沒有任何應有的反應。以強烈自尊為基準的心中,自那時開始便有了一個破口,像是溶蝕出來的石洞,寧靜的流淌著,那些來不及隨同鮮血一同溢出的忿恨。
 
最終還是活著了。
 
 
 



「我說你啊,」
那個男人的聲音出現在他的右側,百般無奈的語調。
 

聲音輕輕的,輕到沒有必要。像是面對瓷器那樣的過分小心。薩爾卡多並不感到驚訝,他甚至沒有移開遮住雙眼的手臂。漆黑的視野中他試圖清醒,隨即感覺到利恩的掌心覆上了他的臉頰。他的身體微微緊繃起來,然而那隻手也沒有進一步的動作,僅僅是這樣輕柔的觸碰著。
 
誰都未越雷池。所以他最終沒有躲開。
 
「你發燒了,笨蛋。雖然是麻藥,但為了削減你的體力、多少還是參了點毒的。」
微涼的掌心隨著話語剛落的同時再次移開。薩爾卡多輕輕呼出一口氣,隨後終於緩慢的放下了手臂。茫然的赤紅色的眸子,裡頭——並不意外的——了無生氣。自我否定的無力感。
 
利恩嘆了口氣。
「如果死了的話,確實能保住資料不落入敵人手中。但是相對的也會遺失資料。相信你的上司也會很困擾吧?」
他以著並不強求的態度喃喃叨念,一邊自身旁的袋子中撈出了幾瓶不明的藥物。
 
 
薩爾卡多半瞇著眼,微微偏過頭,有些艱難的注視著他的舉動。喉嚨像是灼燒一般的乾裂而疼痛不已,迫使他緘默。他甚至覺得自己沒有力氣開口說出任何一個字。他的思緒飄忽著,成功了嗎?這樣的自己,狼狽不堪的自己。即使如此,任務還是可以算是成功了吧。
 
利恩放下了袋子,離開床邊的椅子站起身來。他的手上不知何時拿著一個深色的小瓶子,似乎是藥物的樣子。他熟練的扳開了瓶蓋,霎時間一股難以形容的詭譎氣味立刻衝了出來。充盈空氣,竄進鼻腔。薩爾卡多瞬間回過神來,隨即排斥的蹙眉。
 
「解毒劑。認命喝掉吧,這是第二劑。」
看見他的表情,利恩有些惡意的這樣訕笑道,搖了搖手上的瓶子。液體叮叮咚咚的撞擊玻璃瓶,擾動的液面不明所以的讓薩爾卡多感到頭暈目眩。他看見利恩信步走到了自己的前方,然後隨意的坐到了床沿。
 
 
「第一劑趁你昏死的時候逼你喝了,方法當然就那樣。」
「就…就哪樣啊,野蠻人……」薩爾卡多終究忍不住發出了抗議。然而衝出口的聲音卻比意料中的還要更加虛軟無力。他自己不禁也愣了一下。
利恩看他這個模樣,只是聳肩沒有回答。他想著對方或許又要產生來自於自尊心的自厭——說到底,自尊心到底已經讓他幹了多少毫無意義的事情。
 
他伸手將薩爾卡多輕輕的扶坐起來,異常自然的擁過了他的肩,讓他的背後倚靠在自己懷裡。單就動機而言,只是方便餵藥而已,但是薩爾卡多仍舊表情陰霾而困窘的撇開了臉。不難想像,他對這樣的姿勢感到頗不自在。
利恩選擇性的忽視了他的反應。他將解毒劑湊近他的唇邊,安撫似的拍拍他的頭。
「喝吧。雖然超難喝的。」
「……不要…」
「不喝的話,你就別想回潘德莫尼囉。」
「……嘖。」威嚇快速奏效。
 
薩爾卡多臭著一張臉閉上眼睛。潘德莫尼目前還是他的死穴之一。就著對方的手,他乖乖的喝了那瓶不明的液體,蹙緊的眉顯示出他的不適。利恩扶著他的肩膀,感受到手掌下精瘦的肌肉微微緊繃著。然而也就僅此而已,薩爾卡多沒有其他的反應。於是他隨後不著痕跡的將手移至他的腰際。
然後他輕輕將手臂橫過腰間,環抱住了懷裡的人。
薩爾卡多輕顫了一下。他沒有掙開。他的背後緊貼著利恩的胸口,因為發燒而偏高的體溫突然之間彷彿變得更高了點。該死,該死的。他無意識的嚥下苦澀的藥劑,混亂的想著。他不知道這毫無理由的一切,究竟是源自於何時。然後又是為什麼,最終又將成為什麼。
 
 
「其實還有另一個同樣知道資料內容的人,沒錯吧。」利恩的聲音在耳邊說著。並沒有嘲弄或者調侃的意思,僅是簡單的道出他所確認的事實。
「因為很多人知道你是你上司的愛將,所以自然會把你當成首要目標。這樣即使你被逮到了,另外一個人也能順利逃脫。」
 
懷抱微微收緊。自己自始至終都無法釐清真實。
 
 
「……閉嘴。」薩爾卡多最後極為小聲的說。
聲音無法抑止的顫抖,突然顯得脆弱不已。他感覺到薩爾卡多冰冷的右手觸上了自己的手,並且抓住了他的手腕。屬於機械的獨特觸感,每每觸及便沁入骨髓的寒意。但是卻是以極其微弱的力道。於是他同樣回握住他。
「我知道。我不說了。」
他們都不善言辭,也不善表達或者承認。



他想薩爾卡多大概正在很努力的壓抑著, 安安靜靜的。他知道他最後還是沒有流下任何一滴淚。
 
 



















FIN












白鴉的廢話:
  



安安大家好,這裡是白鴉!

寫完後忍不住吐槽自己這是什麼特務梗(死ㄅ
笨笨的兩人!雖然是喧譁組,但是這篇卻不多話的兩人!
簡單來說,這篇的題材是源自於薩爾卡多對任務的重視程度
順帶一提,提到阿奇的那裡,利恩並沒有埋怨的意思
他只是能夠理解那種感覺而已~
在我的看法中,他始終對阿奇抱持等待著他解釋的態度ㄜ
雖然我ㄅ吃劫影但是我還是這樣認為ㄜ(艸

留言

秘密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