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light】賣弄(CP:梅倫x路德)



安安這裡是白鴉,防雷注意,防雷注意
這篇是沒電(梅店)喔!!!拜託拜託,千萬小心慎點。













            賣弄

             梅倫x路德



 
那名女子的衣著若不以血脈噴張來形容的話、恐怕也沒有更貼切的詞彙了。豐滿白皙的乳房呼之欲出,修長傲人的雙腿緊緊裹在黑色的蕾絲網襪裡頭,誘人的身體線條一覽無遺,她移動雙腿走向吧台的方向,高跟鞋的鞋跟敲擊地面發出規律悅耳的跫音。
 
那是一種挑逗,曖昧而昏暗,如同頭頂上懸著的老舊泛黃的燈泡。
 
梅倫和路德刻意於彼此之間空出的那個座位,被那名女子毫不客氣的入座而佔據。於此同時梅倫聽見自己的同事冷笑一聲,別開了頭。若有似無的,沒有溫度的,只是帶著極易於察覺的鄙夷——是啊,他的冷嘲熱諷,從來不怕被別人知道。
那樣一聲不屑的輕哼很快就被酒吧嘈雜的搖滾樂聲、以及人們越接近午夜越發亢奮的話語聲所淹沒。女子並沒有察覺——或者選擇不去察覺——僅以帶著濃濃魅惑的雙目穿梭於那些聲音之間。她瞥向自己左手邊那發出了冷笑的銀髮男子,不過對方並沒有如預期中的回視自己。
 


 
…呵,果然還是老樣子。』
 
 
即使不看向路德,梅倫也知道他對這明顯就是來獵豔的女子、僅是回以了十足的冷淡。完全不感興趣的注視著前方,隨意的就著杯口輕啜裡頭暗紅色的酒液。若是以紳士的標準而言,這可是很失禮的行為啊。
 
女子沒有立刻因為碰壁而撇開視線,反而打趣般的打量著路德臉上淡淡的冷笑、然後是優雅的持著酒杯的左手。不對美女產生反應的男人?若有所思的持續注視了他數秒,而後她才終於轉開視線,轉而看向了另一邊的褐髮男性。
 
「我右邊這位可就不是如此掃興的人了吧?」她半是調侃的柔聲開口。
 
相對於路德的冷淡,聞言,梅倫隨即便輕笑出聲。他從容不迫地勾起一抹不正經的笑意,回望向女子的雙瞳。女子的嘴角隨之勾起弧度。看來是個酒吧或賭場經驗老道的傢伙呢……隨即她瞥見了男子右臉上暗紅色的十字印記。
 
她突然直覺性的微微瞇起眼。怎麼回事?不像人類。
 
 
一杯馬丁尼被推到她的眼前,透亮的色澤闖進視野,打斷了她那些不真實的思緒。看來是酒保照著梅倫的暗示替女子送上的酒。
「夜安,這位美麗的小姐。」她聽見梅倫微笑的開了口、邊拿起自己的酒來,對她微一舉杯。
 
女子回過神來,那些一閃而過的思緒隨即便煙消雲散。她不禁在心裡失笑,這種事情怎麼可能嘛。
 
 
「晚上好,一個人嗎?真稀奇。」
 
恢復鎮定後,她很快以同樣熟練的語氣開口調笑,像是反擊般的不遑多讓。開玩笑,這兩個男人的外貌和質感、即使不是在這個偏僻的小酒吧都能稱得上是極品,若是不好好把握機會未免太過愚蠢……梅倫支著臉頰從容的望著她,女子想他或許正打量著自己快速閃過各種情緒的豔麗臉龐,於是她立刻斂去了情緒。
 
「怎麼會是一個人呢?妳不就在我旁邊了嗎?」
她隨即聽見梅倫以那帶有某種魔性的嗓音笑著回應了她。
 
果然是個自信滿滿的傢伙。
 
她笑了出來。浪蕩而媚人的笑聲,但卻不至於淫蕩。事實上那名女子確實非常誘人而且美麗,她自己也清楚——或許正因為如此,所以她才沒有察覺,梅倫的視線其實根本不在自己的臉上。
 
 
『你要是膩了可以先回去,我晚點再去找你。』
 
越過女子的肩頸,梅倫用幾不可察的唇語對路德說道,伴隨著一個和方才有著些許不同的淺笑。或許是趁著女子轉頭喝酒的那個空隙對自己說話吧,路德微微偏過視線瞥向他,不悅而冷淡的挑起細眉。
『免了。』 他同樣以唇語回應道,微仰起頭一口喝光了所剩不多的酒,輕輕放下酒杯,站起身來,拾起椅背上深紅色的大衣披上。
 
……?」他的動作吸引了女子的注意力。她稍微回過了頭,隨後有些驚訝的發現路德竟然徑自走到了她和梅倫的前面。不過,相較之下梅倫看起來毫不吃驚或者困惑,僅是玩味的望著眼前一頭銀髮的俊美男性。望著他伸出手撐住了吧台,彎下了身子無禮的扯住自己的領子。
 
然後任由他在女子的面前報復性的吻上自己。
 
 
「我確實是膩了…不過你就專心玩你的吧。」
 
在女子目瞪口呆的注視下,路德在數杪後結束了他的吻,將旁人視若無睹,只是低聲對梅倫冷笑著說道。而後他便抽身退開,冷淡中隱約透出某種勝利的得意。梅倫看在眼裡不禁輕笑出聲。
 
「路德你連吃醋也可以吃的這麼彆扭呢。」
 
下一秒他伸出手鉤住了對方的頸子,硬是將對方拉了回來,然後二話不說強勢的扣住他的後腦,再次吻上了那張唇。
 
 
……!」路德並沒有預料到這種發展。對方的唇瓣壓了上來,空著的另一手隔著白色的手套和深赭色的衣料、煽情曖昧的撫過了自己的腰線。路德的身體不自覺的僵硬起來——這種時候誰先逃走誰就輸了。
 
秉持著這樣幼稚無謂的強烈自尊心,他強迫自己壓下了內心一瞬間的慌亂, 定了定神、而後鬆開了牙關讓對方的舌滑進了自己口中。隨後便像是比較吻技一般、他們恣意而粗暴的糾纏起彼此的脣舌、啃嗜或者舔咬,唾液滑過了下顎、喉間發出了壓抑的輕吟而不自知。
早就被放置一旁的那名女子將全程驚愕的看在眼裡。
 
直到將路德吻到面色泛起潮紅、微微喘息著有些喘不過氣,梅倫才終於放開了對方。他帶著無害而不明的淺笑,伸出舌尖刻意的舔去自己唇上殘留的水漬,然後站起身來,順手摟住了對方的腰。
 
「美麗的小姐,雖然很遺憾,不過請恕我今晚失陪了。」
 
 

 
確實是魔性。
直到那兩人的身影消失在門口,女子才回過了神來。旁邊的酒杯早就空了,音樂和聲響依舊躁動而浮華。方才的畫面和過程,與其說是禁忌或異類,還不如說是光明正大的將自己獨立在另一個世界裡頭。
一切都安靜了下來,所有聲音突然變得沒有真實感。
 
——果然…不像人類。她最後這樣想。






















FIN






白鴉ㄉ廢話:


乾........
我又.....
跳了冷門。(遙望

留言

秘密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