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light】梅倫x店長-豢養 [R18]

Unlight 梅倫x店長
R18內容有,私設有,擅自讓店長長了尾巴^p^
請慎!




豢養



 
路德沒有回來。梅倫支着臉頰凝視漆黑的窗外,世界安靜無聲。小小的雪如一場徹底沁冷的雨,壓在樹枝和花草上,漂亮的霜雪結晶凍住了窗櫺邊緣,冰潔大地被黑夜吞噬。
他放下茶杯,伸了個懶腰,然後離開原本舒服窩着的扶手椅。路德鬧失蹤其實算是家常便飯,他們本來就不常約定好誰今晚要回來、誰今晚不回來。事實上梅倫可以毫不心虛的承認他的情緒並不受絲毫影響,將剩下的茶倒掉,他打算獨自一人睡覺去了。
 
雖然美其名算是戀人,不過梅倫並未花特別多的時間在路德身上,他們雙方都是如此。在纏綿或者甜言蜜語之外的時間裡,都保留了一定份量的空閒給自己。之間的關係完全跳過了熱戀期,交往模式非常的冷感。可是在某些時候、卻又像是上癮一樣的渴求對方。
路德曾嚴詞警告他需要空間,有些時候他不准任何人打擾,梅倫倒是也樂得輕鬆,他可以花更多時間四處走走,替炎之聖女多做些事,或者練習他的魔術和紙牌。有時候他也會無視路德的拒絕硬跟在他後面,或者在商店的櫃台後頭和他親熱,或者送他一朵他最喜歡的花。
 
 
他睡的一向不熟。不知到了什麼時辰,他突然在淺眠中感覺到氣息——像蛇一樣滑進他的被窩,溫熱的、煽情的、色氣的、優雅的……梅倫睜開眼睛,一綹柔韌輕軟的銀髮垂落臉頰,像冰涼的雪化成水。他立刻便理解發生了什麼事,蒼勁眼裡浮起慵懶笑意,帶著些許睡意他抬起手撫過身上那人的臉,「真是奇怪的作息啊,路德。」
「少廢話,我餓了……」他聽見路德低喃的說。
 
梅倫挑眉,嘴角勾著微笑。一片昏暗中,他仍能辨識出對方的動作,便這樣任憑路德跨坐在自己身上,愉快從容欣賞對方開始自行卸去衣物的模樣。他看著路德將手套扯掉扔到床下去,脫掉大衣、扯開領口,然後路德按住了他的肩、非常主動地傾身向前吻上他。
梅倫稍微坐起身來、順勢摟住路德的腰,靈巧的手指滑進他柔軟的髮間,扣住他的後腦毫不抗拒展開深吻。他能察覺路德一切細微動作間的急躁。『是怎麼了呢,餓成這樣……』唇舌交纏間不禁有些在意的這樣想著。不過在意歸在意,他仍是發揮了自己的惡趣味,刻意的硬在暗處壓制路德的動作,執意不讓他太快開始——豢養惡魔是需要用點心思的。
 
 
這麼多年下來,他早已非常清楚所謂惡魔的飢餓是什麼東西:那是一種非常淫蕩下流的需求。惡魔倚靠吸食人類或者其他生物的精氣來補充自己的生命,而所謂的精氣、就路德而言便是藉著和別人交歡來汲取。
如果受了傷太過嚴重,或者遭到會威脅惡魔存在本身的某些事物攻擊,又或者根本只是太久沒有「覓食」的話,惡魔便像是發情的狗一樣拚了命想做愛。雖然過去路德向他索食的次數並不多,不過若是能巧妙的控制住這種慾望的『供給』,多少倒可以成為將路德吃死的籌碼。
他不會說出口,他想要控制他啊—
 
「哈啊……」
暫時結束深吻,銀髮的惡魔已經輕輕喘息起來。他的臉頰泛起潮紅,眼神變得矇矓,充盈濃烈情慾,神態卻是劍拔弩張——每當這種時候總是會變得格外敏感呢,梅倫想著,滿意的哼笑。他將他摟近自己,刻意輕撫過路德早已鼓脹不已的褲檔,但只像是羽毛一樣輕,他故意不釋放對方的渴望。
 
「啊嗯……」路德禁不住柔軟的呻吟,同時卻又狠瞪他一眼,硬是給了他一個無謂的警告。梅倫對他露出無辜微笑。「怎麼了?前戲也該準備一下呀。」他的音色聽上去非常愉快,毫不隱瞞表示自己非常享受現下的情況。
「……」
路德眼色一沈,沈默不說話,他根本懶得回應他。梅倫依舊繼續相同動作,像在描摹什麼美好物品,不斷輕撫過路德的敏感。他惡意表現出完全不打算繼續進展下去的樣子,路德知道他在想什麼。他只是故意釣他胃口。梅倫的控制欲完全不輸自己,只是平時不會表現在表面上罷了。
 
但是堂堂一尾惡魔怎麼可能這樣就被制住——路德勾起邪佞一笑,突然妥協似的、有氣無力的抬手環住了梅倫的頸子。隨即他故意煽情至極的在他耳邊放肆喘息,將臉埋進梅倫的頸側磨蹭,張口啃咬他的頸子,犬齒摩挲細緻的皮膚。
「……果真很淫蕩呢你。」梅倫低聲嘲弄。
視線之間,梅倫隱約看見了對方頭上逐漸出現的一對犄角。角的上頭扭曲螺旋的紋路反射窗外細碎月光。居然這麼快就因為耐不住而變回原形了嗎,還真急躁……
 
「快點進來…..餵飽我……」他聽見路德說。
 
惡魔的聲線已經因慾望而變得沙啞,卻也顯得更加性感。精瘦身軀毫不避諱緊貼上梅倫的胸膛,對自己做出無恥要求。梅倫不禁輕笑出聲,他扶住路德的腰,將手伸向對方身後,然後他準確地抓住了對方從尾椎延伸出來的、細長光滑的尾巴。
「嘖、幹什麼、唔……」
 
問題還來不及問完、梅倫已經開始舔弄起惡魔靈活的尾巴。一陣難以言喻的酥麻感有如電擊、順著尾椎竄上全身,「哈啊……」路德一瞬間軟了腰,勉強撐住床頭才不至於整個人趴倒在梅倫的身上。他喘息着,眼睜睜看著梅倫將自己的尾巴放進口中,抬眸挑逗的注視他,然後或吸吮或輕輕囓咬起來。
「不要弄…放、開……啊嗯!」
語尾不自覺地拔高,搭在梅倫頸上的手也忍不住收緊,路德的眼角因生理反應而溢出了淚液。梅倫看著他仰起頸子,像是天鵝一般美麗的曲線,喉間斷斷續續的發出甜膩呻吟。
「呵,一副快要去了的樣子,你也太快了吧?」他忍不住調侃,指尖搓揉着尾巴的根部。路德聞言勉強睜開雙目,散漫瞥了他一眼。
「……下地獄去吧,」
他喘息着說,「我叫你進來餵飽我,誰叫你要玩我的……啊啊……」
「惡魔叫人下地獄,是不甘寂寞嗎?」
「…你可以再廢話一點……」
 
沒有再反駁的意思,梅倫想著也差不多了,這才拉開了對方的褲子。
「好啦乖,我會一直陪著你的。」他敷衍似的作出無謂承諾。
路德對此顯得相當不滿,只再一次叫他閉嘴。梅倫笑了笑然後吻上他。事實上,梅倫必須承認自己的身體早也已經產生反應了,不過沒關係,他可以忍耐非常久。
 
他沒有脫掉手套,直接握住了對方的挺立的慾望,熟練的套弄起來。同時他的另一手依舊撮弄着他的尾巴,將尾端放進口中、舌尖舔舐着尾部尖端的稜角。唾液使得尾部變得濕漉漉的,閃爍淫穢的溼潤光澤。
「嗯啊……!」
雙重的刺激下,路德幾乎無力抵抗,不出幾分鐘便幾近繳械。他毫不收斂的發出浪蕩呻吟,難耐的扭動着腰,眼神迷茫毫無焦點。梅倫似是對這樣的成果很滿意,獎勵似的放過了他的尾巴、改而舔舐起他挺立的乳首。
 
「…你乖乖照我說的做…不行嗎、嗯……」路德趁著喘息空擋難掩不悅的發話,不過他的語句卻已經變得有些顛三倒四。「嗯、混帳…你沒進來我怎麼…吃得飽……嗯啊啊!」
像是故意要擾亂他,梅倫惡意的突然加快套弄使得路德不禁呻吟出聲。「唔、啊、你這傢伙給我…...嗯、」他不住弓起身子,炙熱而混亂的吐息全都吹在梅倫的頸邊。
「有什麼吩咐嗎?」梅倫十分刻意的以有禮的語氣問,手上動作卻不見停緩。路德很想使力,或許揍他一拳或者給他一鞭,然而一團混亂充斥着快感的腦袋卻只讓身體變得混沌。他喘息着開口,只能無意識的試圖把句子說下去:
「啊啊、哈啊、不、不准讓、我……嗯——」
 
隨著拔高的呻吟嗚咽,大量洩出的白濁沾滿了梅倫的手套。語句再一次無法被說完。
路德的身體隨即癱軟下來。原本緊抱著梅倫的手臂也鬆了開,軟弱無力的輕攀着對方的肩。他趴在梅倫頸邊喘息,緩過劇烈的呼吸,高潮的餘韻讓他一時間完全不想移動。
 
 
「…混帳東西……」
須臾,梅倫聽見自己耳邊響起咕噥。
他偏過視線,那聲音裡帶著濃濃倦意的埋怨語氣,混進了更明顯的沙啞,似乎是剛才的激烈情事所造成的。
「光讓我射有個屁用,你沒進來我根本吃不到啊……」
他幾乎可以看見路德的表情:半瞇著翠綠雙目,不悅的抱怨。梅倫轉頭輕吻他汗濕的耳鬢,然後傾身往前、改而將他壓倒在床上。「別生氣,」他輕柔誘勸,眼裡泛起混合溫柔和嘲弄的神情。「你想吃我也想吃啊……乖,接下來會讓你飽到再也吃不下的。」
 
說著他信手拉開自己領口水藍色的繩結。緞帶似的布料無聲落至床邊,路德瞇著眼由下而上凝視他,他銀色的長髮像是整片月光灑落在床褥——真是尤物啊,卻是危險帶刺——梅倫這樣想著,他果真熱愛控制這個男人,他多想一輩子豢養他,他們的夜晚才正要開始。
 






FIN







白鴉ㄉ廢話:幹啊啊啊啊啊啊我打H文的速度真的 超 級 慢
後面懶得寫了,梅倫還沒真的上店長啊^p^...

.....有人要幫我接嗎(沒有






留言

秘密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