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創】機械音-Chapter4-


機械 音

Chapter4
先兆
 

 
 
在那之後,好幾天的時間裡什麼事都沒有發生。一切依舊平凡普通,Abandoned Field 廢棄場照常運作,德里克有時候會蹺課溜到學校的屋頂上練唱練吉他。教學大樓的窗戶全都是密閉式的,因為得隨時防禦魔法機的來襲,所以他想就算在屋頂上放煙火也不會有人聽見。
 
薇薇安會不定時的來找他。帶著一些他看不懂的資料,散得整個桌子都是,有時和他吃個簡便的晚餐、或者送上一袋宵夜。德里克曾暗自思忖這種奇怪的狀況——事實上,第一層居住區的市集通常很早就歇業休息了。在接近凌晨的時間點還買得到宵夜的夜間餐廳,通常是第三層以上的行政區和平民居住區才有的。這個女孩到底是什麼人、什麼階級?
不過德里克從來沒有問過她到底住在哪裡。面對女孩的強制推銷,他只是無奈的說聲謝謝然後收下,有時候袋子裡是幾塊餅乾、有時候是麵包、有時候是杯子蛋糕。薇薇安買來的東西吃起來都挺可口的。「這就是我不可懈怠的美食品味!」女孩驕傲地自吹自擂。
 
 
過了一兩個星期,有次德里克問她,有沒有意願來聽他們練團。女孩毫不猶豫的答應了。距離在地下角表演的時間越來越近,練團的時間大幅增加,她問他這個表演是有薪水的嗎?德里克偏著頭思考了一會兒,然後說,算有吧,接著又聳聳肩,表情不太確定說,或許也不算有。這些錢和平常跑團時的各種租金、運費互相抵消之後,其實也沒剩下多少了。
 
我對擴散型工作者感興趣的地方就在這裡,薇薇安露出微笑。這些人創造各種東西,卻不完全是為了錢財或名利,可是同時又不得不和現實互相拉扯。很有趣吧!她雙手交疊,支著下巴。這正是人的意識最為珍貴的地方。關於如何在現實和理想之中求生存,或許這也可以算是一種浪漫吧,相似於音樂或者圖畫、文字的浪漫,卻也是非常殘酷、孤獨的。
           這使我感受到,儘管會非常辛苦,但這個世界是可以很美的。
 
 
她對靈魂非常有興趣。德里克不禁這樣下了結論。或許她是靈魂論的信仰者,或許她相信柏拉圖、亞里斯多德、或者蘇格拉底:人要理解及承受自己的靈魂,才是見證『真理』的唯一途徑。
他不想承認自己過度矯情的想起柏拉圖,他膾炙人口的《理想國》——靈魂、美德、國家,這三者本身是一體的,惟有有著高貴靈魂的人才能站在至高無上的地方。柏拉圖始終相信人性最美的地方,可惜這樣崇高飄渺的理想最終仍舊墜落在敘拉古國那永恆塵封的城牆裡了。反覆的幾日下來,這一切都使德里克不得不再一次認清事實:在這個無比醜陋的世界,他們所生存的時代,是充滿了錯誤的。
 
你的家人知道你在魔法線裡嗎?德里克忍不住問他。
薇薇安搖搖頭。他們當然不知道啊。她笑著說。
你為什麼會加入呢?他又問。
不過這次女孩只是陷入莫名的沈思。其實也是因為家人,她最後這樣回答。她綠色的眼珠折射燭光,像是水晶一般。漂亮的水晶在這個世界也已經所剩無幾了。
 
 
 
幾日後的晚上德里克第一次帶她去了練團室。樂團的成員們似乎全都以為他交了女朋友,各自露出了各種活見鬼的表情,這使德里克認為他們非常失禮。上次遲到很久的鼓手安格這次難得準時,一看見薇薇安的出現,原本怠惰的眼神瞬間變得高深莫測,至於鬼靈精怪的蕾亞臉上狐狸似奸詐的微笑讓德里克很頭痛。
他努力的解釋:你們這群混蛋給我聽好,事情才不是你想的那樣——約書亞卻於此同時落井下石的拍拍他的肩,這導致他終於放棄解釋一切,只悻悻然落下一聲粗口咕噥。
 
「嘛,長得很可愛耶!」蕾亞隨即展開鑑定,繞著薇薇安轉了好幾圈,她染成亮粉紅色的捲髮使得薇薇安目不轉睛的一直盯著。「喜歡嗎?妳也去染一下呀。」蕾亞笑著慫恿他。
德里克一瞬間差點脫口而出「她根本不需要染啦」,最後才臨時將衝到嘴邊的字句吞了回去。他並沒有跟他們提起她的身份,和那些她所使用的魔法。她被塑造成社團的學妹,家政課和檢測素質管理課的同組組員,並且是個轉學生。她被描述得很普通。
 
 
 
第二次的奇異事件發生的突如其來。
其實很多年以後再回想起這天,再平凡不過的日子要產生變化本來就不是太困難的事。就好像是在沙漠留下沈睡的種子一樣,安安靜靜的,沒有一點痕跡。
 
那日的練團結束後,德里克和薇薇安肩並肩走回德里克的家。在一片漆黑中,兩人只是就這樣走著走著,也沒有特別聊什麼,德里克正兀自想是不是該買個新的電吉他效果器——然後他們經過中央大道,兩旁的灰色人造樹高聳直立如幢幢鬼影,他們突然之間聽見了浮在空中的傳播螢幕響起通知警報。
「……?」
這種警報聲以往出現的頻率說不上太低,可一旦出現了就沒什麼好事。迅速抬起頭,不遠處雙子星式的行政大樓上方、全角度皆可見的一面巨大浮空螢幕上顯示出了一則緊急插播新聞:第二級的魔法罪犯通緝通告。就在德里克他們埋頭在搖滾與金屬音樂的時候,三十七街的區共有三十多人舉行了非法集會,以及使用魔法癱瘓了鐵道運作,刑事部正在進行逮捕,該區居民被勒令全部實行宵禁,不得離開家門半步。
 
「規模好像很大啊。」德里克喃喃。一旁的薇薇安不著痕跡的挑起眉,表情微妙。
「嗯……感覺挺危險的呢。」
 
雖然這麼說,但是其實也沒有什麼特別切身的感受。再怎麼樣活了將近二十年,也早對這種事情感到習慣了,這就是所謂公共事物的最大缺失。
德里克隨即埋頭繼續邁開步伐,心裡聊勝於無的思考著不知道這次區域動亂又會持續多久呢。薇薇安跟上他的腳步。
 
「是同盟的組織呢,但是沒有人找我,不知道該不該回去看看。」他有些意外的聽見少女開口。
德里克微愣,不禁轉過頭看向她。「啊?」
「我們彼此間也是有合作和敵對關係的啊—」薇薇安停下腳步,聳聳肩,對著螢幕偏了偏頭,螢幕上頭正條列式地列出一長串有被拍攝到以及調查到的魔法犯罪參與者名單和照片。
「那個組織的名字是Silver Queen,算是關係友好的。照理來說我們ML也會去支援呢。」
 
「……妳做這麼危險的事?不會被逮捕嗎?」德里克毫不避諱露出不贊同的神情。
「放心啦—」薇薇安看著他的臉笑了出來。「我是後勤喔,幾乎不會露臉的。」
聽起來也沒有好到哪裡去,德里克暗自翻了個白眼。
「…這有可能是妳之前提到過的,那個格蘭帕推動的一連串肅清行動的開端嗎?」他換了個話題問她。
「是有可能,但是、還不是真正的開端。只是先兆。」
「嗯……」
「吶德里克,你老爸住在哪?和家人住在一起會比較安全喔?」薇薇安誠心建議。
 
他們重新邁開步繼續走,德里克的臉上顯現出複雜的奇怪神情。父親,這個詞在他的腦中被細細咀嚼著。「我父親住在邊境,更不安全吧。」他回答,直接否決了這個提議,他已經很久沒有見到父親了。話說回來,德里克想到了,他還未曾和約書亞他們以外的任何人提起過他的家人呢。他偏過視線試探性的看了薇薇安一眼。
「看來你想到我什麼都還沒聽說過了。」薇薇安又是一笑,德里克看出來她不帶刺探意味。畢竟都已經認識一段時間了,他也沒有更多朋友能夠傾訴這些事情。
「欸,音樂家先生,你就邊走邊跟我講吧。」
 
 
事實上,早在這之前薇薇安便已經知道他的家庭並不完整。不過她從來不清楚細節。
德里克沒有多加抗拒,他意外坦白的開了口,向少女說起了自己的事情。
 
「我的父親是一名工程師,在西南歐洲大陸聯邦政府工作。」
 
他們邊聊邊走。接近德里克所居住的第五大街響起小喇叭的吹奏聲,是樂隊。他們的這幾個區域偶爾會有巡迴的樂隊經過,德里克和約書亞就是因為樂隊認識的。
他們經過樂隊,在這路上薇薇安知道了關於德里克父親的一些事。他的父親過去曾經非常風光,是個非常聰明的工程師,名氣響亮、功業顯赫,來自各處的研究經費源源不絕、民間或政府開發部門全都搶著挖角,委托信一封接一封的來。然而一直以來德里克都不是真正清楚他的工作實際內容,只知道他做的是魔法相關的研究,其中最大的案子也是由政府出資。
 
不知不覺他們已經回到了德里克的家。德里克開了燈,餵了卡門一些新的飼料,接著泡好一壺茶,然後他們在桌邊坐下,繼續談論這個話題。薇薇安似乎一直維持高度的興趣,抱著卡門輕撫著,並答應他同樣也會告訴他一些她自己的事情,來等價交換他的故事。
事實上德里克不得不承認自己對薇薇安的背景同樣很感興趣,不過他仍舊佯裝無事的聳聳肩說下去。
 
「很久之後的某日,我無意間在鎖被撬開的抽屜裡找到了一些父親的筆記——『魔法和機械核心動力爐的嵌合性運作模式』,『研究某些魔法和動力裝置彼此間的相互作用,以實驗探討人們是否能用特定魔法改善大型裝置的運作效率』類似這樣的東西,我把研究標題全部背起來,但是內容我完全看不懂。」
他開始談起父親的研究案。出於習慣,那些筆記他全部都備份了,可惜那之後的數次搬家,筆記備份現在已經不知道收到哪裡去了。
 
「你居然背起來……不對,這不就是現下禁止使用魔法的最首要項目嗎?」薇薇安花了點時間反應了過來,然後才蹙起眉,「魔法和機械的結合運用……」
「這方面的事我不是很清楚。」德里克老實承認。
「不過我想就是因為這個計劃案,我父親才會被起訴,最後調職到邊境去吧。」
「唔。我也這麼認為。」
 
他替自己和薇薇安倒了新的紅茶。卡門發出舒服的呼嚕聲,趴在薇薇安的腿上慢慢睡著了。漂浮的照明燈替空氣增添暖調色澤。德里克捧著茶杯,他很少試著回想那些不常窺探的塵封角落。
估計這個夜晚會非常的長吧。雖然意外的不覺得有什麼壞處。
 
沈默了許久,接著他開始改而聊起了自己的母親。在這段時間他花了更多時間試圖回憶更多事。關於他母親的一切,他幾乎什麼都不知道。
父親曾說過,他的母親是個亞人類種族學家,她研究類似人類的生物,並且發表過非常多的論文。但是諷刺的是德里克幾乎不記得她一絲一毫。自德里克還未學會說話時,他的母親就離奇失蹤了。父親說,失蹤前,她最後一次提到的是一個神祕的帝國名字。
「好像叫愛爾倫……什麼的。」
 
 
薇薇安對於這個奇怪的國家感到非常有興趣。她拿出一個小小的電子面板,在上頭比劃記錄了一些東西。雖說名字只有片段,不過對她來說似乎還是挺有價值的。
 
之後再說下去的話題便沒什麼新的了。接下來的事情便是父親被降職、他們舉家搬遷到第一層平民區、母親的失蹤,他轉了學,然後就是現在的情況了。
 
 
「德里克也經歷了很多事情呢。」薇薇安最後這樣說。
她的語氣裡沒有同情也沒有作弄,有的只是就事論事的平靜而已。
「啊,或許吧。」德里克回應她。
 
他想,可能這便是自己這幾日之所以能接受她的出現的原因之一吧。自己曾為發生在身上的一切感到憤怒和自卑,轉念又不禁對人是多麼愚昧感到難過,很明顯的,薇薇安也懂得,人是會為了身上醜陋的傷口而厭惡自己的生物。
儘管那些並不是自己的錯。
 
口 口 口
 
 
薇薇安臨走前答應他,下次見面開始會一點一點的跟他說自己的事。德里克沒有特別回應什麼,咖拉咖拉的咀嚼著有點受潮的糖果站起身來送她到門口,卡門繞著薇薇安轉了幾圈發出溫和的喵喵叫。
時間也已經不早了,他意外地察覺現在他的心情異常平靜,甚至可說好像是卸下了什麼擔子——啊啊,自己這種害死人的個性,果然還是需要一個能夠常常相處的宣洩出口。
 
 
撈起卡門,轉身回到屋內時,漂浮在客廳的電視正在播放新聞。畫面上仍舊是方才那起非法集會事件,同時也陸續轉撥了一些鐵路癱瘓的截取畫面。看上去有些駭人,不過終究只是隔著螢幕。
 
德里克聊勝於無地坐下來。卡門立刻跳上沙發,自動自發的佔據了他的大腿。他一點也不想讀書,撫摸著貓的耳後稍微恍了一下神。現在的時間說晚其實也還不到就寢的時間。他無聊的決定繼續看新聞,邊拆開另一顆巧克力糖放進口中。期間趁著廣告寫了幾個小節的歌,不過覺得不太滿意,又胡亂把記號擦掉了。
 
反反覆覆,不知到底過了多久,忽然他聽見了使他提起注意力的聲音。
『為您插播一則最新消息:目前西南歐洲大陸聯邦的新倫敦城歐得皇后區,出現了一座中小型死寂區域。』
 
……死寂區域?
他立刻抬起頭來。新聞畫面中,長相端正的記者正表情嚴肅的對半漂浮的麥克風說著嚴謹的報導。
 
『據最新統計,目前已有十三人死亡,軍方正前往當地支援。死寂區域的產生和方才的Silver Queen非法集會是否有任何關聯,政府方面尚不明瞭,同時在附近並未搜查到任何違法魔法痕跡。我們的新聞台現在就帶您前往現場瞭解情況——』
 
「……啊?」
德里克低低發出疑惑的單音,這是他今天第一次感到真正不可置信。歐得皇后區就在他所居住的凱特區第五大街隔壁而已。
他順手拿起一旁的咖啡啜飲了一口,等待新聞繼續播放。卡門竪起耳朵,大大的貓眼也和他一樣盯著電視。
 
須臾,螢幕畫面轉移,出現了一座噴水池。
 
他即刻認出來,是歐得皇后區的白色廣場。該區潔白典雅的街道和房屋使得那裡成為有名的約會聖地,很好辨認。
然而——德里克不禁睜大了眼——著名的大天使加百列噴水池前方,整個地面的模樣都變了。不再是情侶漫步的平坦磚道,在那裡不知為何出現了一個圓形的巨大洞穴。
「這是在搞什麼……」
 
這幅景象十足駭人,彷彿地面無故塌陷。那個洞約莫半個足球場大小,且漆黑深不見底。隱約之間可由魔法照明看見裡頭吹動著滾滾黃沙,有一片奇異的、似半透明圍牆的高聳邊緣正向外推展,像是強酸的邊界一般,這座荒涼的圓洞取代了原本美麗的磚石和人群,讓人感到油然而生的危險預兆。
 
 
德里克從沒見過這麼大的死寂區域出現在城市裡。
幾乎可說是是死亡的代名詞,所謂的死寂區域(Silent Zone),其實是一百五十年前的沈默暴動後所留下的遺害。
那場暴動使得整個世界殘留大量大戰時留下的各種放射性毒物、生化武器餘孽,整個地球上的土壤、空氣和水都被嚴重汙染。倖存的國家合作建立起了國境隔離保護罩,藉由無數的空調系統過濾外界的空氣,而保護罩以外的大氣則是劇毒。只要呼吸十分鐘就能使呼吸系統嚴重受損,三十分鐘即會致命。那片保護罩外頭廣大無邊的沈默世界,便是所謂的死寂區域。
 
國境內出現死寂區域,理論上是不可能的。這絕對是空間搬運魔法造成的,將一塊屬於外界的空間搬移到了保護罩內部。
 
德里克緊緊注視著螢幕。做為緊急應對措施,那片死寂區域的周遭被圍起了看似岌岌可危的電子封鎖線。漂浮在空中的警備用封鎖儀被強勁風勢吹的歪來倒去,封鎖線隨時都會斷掉似的。畫面裡陸續拍到不少人從自己的房子裡倉皇逃出來,或三三兩兩、或舉家遷徙,緊抱著急難品和一兩條簡單的棉被,慌張的急著離開那裡,去到安全處避難。卡門看起來變得有些不安,德里克將貓抱在懷裡安撫,貓咪發出不滿的嗚嗚聲。
 
然後突然間,房間內的廣播響起了高亢的警示音。
 
 
「……呃天殺的!」
尖銳刺耳的聲音在寂靜中突兀且震耳欲聾,德里克被嚇得整個人跳起來,連帶的把卡門一起拋了起來。為了接住貓他的膝蓋撞上桌角,不自覺爆出粗口。他氣憤的站好身子,以充滿敵意的神情瞪視廣播器。廣播裡傳來一陣雜音,然後便響起了熟悉、冷靜的女聲:
 
『各位西南歐洲聯邦的國民,夜安,在此發佈一項警急通告:
『歐得皇后區於方才23點37分產生了一座起因不明的死寂區域,該區正以每分鐘3公尺的速度向外擴散,請歐得皇后區、伍德區、凱特區三個區域的居民立即撤離。沒有交通工具的國民,請前往各區域的中央廣場,將有運輸載具提供各位搭乘。』
『慎重提醒各位,請千萬不要隨意靠近死寂區域,重複,請千萬不要隨意靠近死寂區域。』
 
德里克噤聲不語,表情僵硬。他所居住的區域就是必須撤離的凱特區,然而他率先想到的卻是薇薇安。
——她從這裡離開多久了?他發現自己完全沒有概念,要是她還沒回家,會安全的搭上運輸載具嗎?自從上次替她買過藥之後,德里克便知道她是不能隨便露臉讓政府人員看見的。

 
德里克披上皮衣外套,將桌上一些諸如通訊裝置、信用卡等重要物品掃進袋子裡,將卡門抱起來,背起電吉他,然後奪門而出。












TBC
 

留言

秘密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