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light】Karenberg x Kuhn ●

純粹發病的短打,
凱倫x庫恩

喜歡這篇文的話可以戳個拍手喔w

順便丟張塗鴉XD



「......你以賤賣自己為榮啊,Kuhn,」

Karenberg臉上的微笑漾起。陰霾而危險的,滿溢著殺機,平時習慣保持的理智和優雅如今竟已所剩無幾。
而 這也使他感到某種程度上的自我厭惡。他一手壓制着Kuhn。這個垃圾,人渣,無恥之徒,罪魁禍首,他搜尋他所知道最粗鄙的各種詞彙。他神聖美好的樂音好像 突然都不見了,它們狠心的棄他而去,拋下他一個人,任由他和一個始終毫無倫理概念、沒有一點廉恥的惡魔共處一室。理所當然的,Karenberg感到無比 的噁心。
以及一點隱約的、奇異的亢奮。

「......那麼,我現在就來達成你的願望,用你這具淫蕩骯髒的身體。」

他儘管不明白自己說出這句話的用意何在,然而他的語尾卻略微顫抖。他是真的非常憤怒,Kuhn卻揚起嘴角,扯出一抹散漫笑意。「被淘汰的失敗者,是想藉由和我扯上關係來沾點光嗎?嘛也不是不能理解......」他完全無視Karenberg激劇的情緒波動,態度悠哉調侃。
Karenberg不禁一時語塞。這個徹頭徹尾的惡魔,他瞠目結舌的想。他甚至根本完全忽略了自己才剛被下了毒藥的劣勢處境,把自己定位成了贏家,而他Karenberg卻要當永遠的輸家。他憑什麼這樣想呢。
他不禁沈下了臉。輸家,這個單詞刺目的在腦海中刻印下來。然後他猛地揚起手,狠狠摑了Kuhn一巴掌。Kuhn蒼白俊美的臉蛋被烙下鮮紅掌印,力道之大甚至讓嘴角滲出血絲。然後他再補刀似的給了他肚子一拳。

「咳......」Kuhn偏開臉,腹部的重擊讓他不住蜷縮起身體,乾咳了幾聲。「…喂,你知道自己那巴掌打的是什麼地方......」
話還沒說完便感覺到下巴被狠狠掐住。Karenberg粗暴的將Kuhn的臉硬扳回正面,他幾乎是騎在他的腰整個人壓着他。
「裡面這麼髒,外表美麗有什麼用?」
Karenberg刻意放輕了語調。十分柔和、平靜的。Kuhn卻覺得這是另種形式的歇斯底里,拿著小刀抵着他的喉管,然後他們能手牽著手一同參加一場美好的交響音樂會。


「準備著好好享受吧......你這噁心的傢伙。」



------



白鴉ㄉ廢話:

後來瓦特有寫後續雖然跳過了H
直連→
哭了!!!!!!!又是個冷冷坑!!!!!(是你跳太快
大家快來陪我一起萌啊OuQ

留言

秘密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