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light】凱倫x庫恩-3 topics

3 topics:
「小巷子」、「魔女」、「調酒」

三題產生器幫我挖的坑,有點爆字數....!
CP 凱倫x庫恩




---



庫恩和凱倫一起去了教堂。

過去碧姬媞也曾帶他們來過。那是在他們剛認識不久的時候,那時候這個城市也還沒有敗壞成這副噁心的德行。碧姬媞總是撐著一把陽傘,穿上看似保守卻依舊貼身的黑色禮服,攜著他們在每個週日的早晨準時到教堂去參加彌撒。

庫恩對那裡沒有印象,望彌撒的途中他總是在發呆,或者動也不動放肆靠坐在長椅上。那些面色和善、像是羊群一樣的修女或信眾也沒有人糾正過他,他只記得自己非常厭惡教堂的音樂,尤其是管風琴。不過凱倫貝克卻還算喜歡聽的樣子。雖然他也不演奏那樣的樂曲。



他們在街上不期而遇,庫恩邀請凱倫貝克和他四處走走,姑且當作敘舊,凱倫貝克面帶嘲諷的微笑答應了。然後他們經過那座教堂。這便是這次他們再次來到這裡的開始了。倒是沒有什麼以懷念為由的原因,只是因為教堂的彩繪玻璃窗很美而已。
一大群灰僕僕的鴿子猛然振翅從白色廣場騰空逃竄,或許牠們嗅到了骯臟的氣味,庫恩百般無聊的輕易攔截了其中一隻鴿子,在他想對鴿子的翅膀動手時凱倫貝克卻按住他的手背,讓他把鴿子放了。
庫恩忍不住不滿的問凱倫貝克,你對人類的生活是不是還是很嚮往?他把鴿子粗魯的丟掉,鳥兒驚恐的迅速逃走了。


凱倫貝克什麼也沒有說。他的手上提著他的小提琴盒,才剛剛結束一場音樂會表演,這使他的心情格外平靜,即使是庫恩也沒辦法影響他暫時平和的心。他冷淡瞥了庫恩一眼,你不是說窗子很漂亮嗎?快進教堂去吧,惡魔。
庫恩臉上露出倨傲微笑,被稱呼惡魔只讓他覺得很高興。


教堂裡沒有什麼人。光線穿透彩繪玻璃,變得五顏六色,甜膩不已。他們挑了最後面的椅子坐下,並沒有什麼特別的。這裡的神職人員甚至沒有察覺他們是惡魔。庫恩故意以他擅長勾引的眼神對經過的年輕修女報以一個微笑,修女困窘的紅著臉低下頭迅速走過。

「如果我說我想在這座教堂裡和你做愛呢?」庫恩滿意這樣的效果輕笑出聲,然後他搭上了椅背,整個人往凱倫貝克的身旁挨過去,逼迫對方接收他身體緊貼的溫度和淫亂污穢的氣味。
凱倫貝克臉上閃過微妙慍怒,他輕嗤一聲,將琴盒放下在一旁,翠金色眼眸隨即偏過去瞪向庫恩。他不會開口問他在他離開他們的這幾年庫恩到底和多少人睡過了,反正這傢伙的本性就是這樣,骯髒、毫無節操、無恥淫蕩。他早就不打算在乎。

「教堂不是給你做愛的地方,果然還是天天發情的白癡嗎。」


他冷笑叱責他,左手卻滑下了庫恩的腰間,然後觸上了他的臀部上的皮帶配件。無論多少年他實在不能明白他的著裝配件何以如此下流。他彎曲起靈巧的食指,勾住橫跨庫恩股間的其中一條細皮帶,因而使皮帶擦過了他的敏感。庫恩故意從喉間發出懶洋洋的一聲悶吟,微微仰起頭,挑釁斜睨他。
「這種莫名其妙的東西,是不是會讓你在戰鬥的時候高潮啊?」
凱倫貝克語帶蔑視的問他。在琴弦上總是流利移動的手指以同等的靈活玩弄著那條皮帶,或拉扯或扭轉,庫恩雙腿間的敏感處也間接不斷被磨蹭刺激。這使他興奮難耐的發出喘息,深不見底的慾望毫無遮掩,他移動身體攀住凱倫貝克的肩膀,想往他的頸邊狠狠咬下去,不過凱倫貝克卻只讓他咬了自己的手臂,姑且算是沒讓他得逞。

「哼…怎麼可能讓你污染這裡。」他喃喃著露出微笑,神情卻染上一抹複雜。
被咬住的手臂滲出了血,但好像並不痛似的。接著他把庫恩推開,對方根本沒有注意到他的眼神。然後他停下了玩弄著對方的動作,冷不防站起來,彎腰重新拿起琴盒,像是什麼也沒發生。

「嘖...呵,凱倫貝克......你早點去死吧。」庫恩忍不住微笑咒罵。



他們離開教堂。這裡打從一開始就不適合庫恩,他以扼腕的神情目送彩繪玻璃窗最後一眼。之後庫恩不放棄的提議,他們或許該去稍微暗一點的地方。就在前方不遠處,有一條狹窄骯髒的巷子。
庫恩帶頭拐了進去,凱倫貝克別無選擇,這裡並沒有他的安身處。他沈默的以嫌惡神情跟上。在那裡巷子的盡頭,有一間昏暗的小酒吧,像是灰塵一樣毫不起眼。

「雖然這裡沒什麼漂亮的東西,挺可惜的就是了。」庫恩說。

生命的定位讓凱倫貝克感到一陣哀傷。他們推開酒吧的門,這裡難道是屬於他們最終的流落之地嗎,他難以置信,這個狹小場充斥各種庸俗氣味,不禁令凱倫貝克蹙起眉頭。他充滿自尊的心裡感到不明所以的不甘。有人正彈奏難聽的吉他,沒有得到任何觀眾,他們在最角落的位置坐下,庫恩向酒保擅自點了兩杯他從來沒有聽過名字的酒來。

「Saint Js.,」他單手支著臉,帶著慵懶微笑,微微舉杯對凱倫貝克說。乳白色的酒液因著動作而被擾動。
「不覺得是個爛名字嗎?哼,人類的心還真是醜陋呢。」


凱倫貝克沒有回應。他拿起酒來,毫無確認打算,充其量只是杯成分不明的調酒,勉強啜飲了一口,不純粹的氣味便放肆在喉管散盡。庫恩依舊以露骨的視線打量著他,灰紫 色的眼裡充盈著慾望,他們確實已經很久沒見了,凱倫貝克知道庫恩渴望和他上床,而且是現在立刻,好像很喜歡被狠狠侵犯似的,簡直是心理變態——然而凱倫貝克突然之間卻也覺得,自己好像有那麼 一點心理是真切想念他的,可是隨即又想,這樣溫和的情感應該是不存在的。

或者更正確來說,他想念的只是庫恩那具對著自己展開的淫亂的身體,在自己身下被無數次的恣意凌辱和觸碰,那些日子提醒了他,他們彼此的本性是如何同等殘暴。他怎麼會做著想要接近人類的愛的千秋大夢呢。


貞潔的聖女,在另一個地方卻成了魔女。然後最後被綑上了粗陋的十字架,活活的燒死了。
而這杯他媽的噁心的Saint Js.,在這裡卻是神聖禮堂的葡萄美酒啊。

凱倫貝克嘴角扯起嘲弄微笑,仰頭將杯中物一飲而盡。然後他扯住庫恩長長的頭髮,熱切粗暴的吻上去。



---










白鴉的碎念:

我只是想說惡魔就是惡魔,注定沒辦法融入人類,
我私設這個時期的凱倫是相信人類並且想和人在一起的,所以他還在演奏那些美好的音樂,
但是庫恩一直在洗腦他有惡魔的血統就不可能融入人類的世界.....之後因為某些事情凱倫就憤掉了(X


聖女↔魔女 和 聖酒↔調酒的對比,意思是他們惡魔有屬於他們自己的安身之所,
然而那裡對人類來說是骯髒汙穢的...

嗚啊為何我真的不太會解釋 (死吧

沒差啦反正最醒目的地方應該只有教堂公然猥褻的那段....其他...隨便 ...O<< (什ㄇ心態



留言

秘密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