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light/架空】凱倫x庫恩-Songs of Mania-03

*架空注意
*私設注意
*大量捏造注意
*時間是現實世界的18世紀左右,然而所有場景皆為虛設
*CP:凱倫貝克x庫恩
*會有大量私心CP串場(爆


Songs of Mania
者之歌


03

 
凱倫貝克曾經覺得他十分有趣。怯懦、內向、孤僻,但是充滿了奇怪的想法。他知道庫恩對他的小提琴技巧感到很好奇,或許那是一種欽羨吧,但他當然打死不承認。只是凱倫貝克知道,他會在自己練習的時候,偷偷的躲在花園裡,蹲在他的窗台下偷聽。不過他一次也沒有戳破他。
 
只有一次凱倫貝克問他:「所以你也喜歡音樂嗎?」不料庫恩卻出乎意料之外的、像被嚇着似的死命搖頭。凱倫貝克挑起眉,不太能理解他為何要露出一臉極度不安的模樣,而且最後庫恩還惱羞成怒的整整一個星期不再跟凱倫貝克說話。在那之後他也沒再問過任何相關的問題了。

 
儘管如此,凱倫貝克是真的覺得他十分有趣。兩人之間的話題或許不多,但是凱倫貝克發現他對漂亮的東西,尤其是帶著光芒的東西很有興趣。他在回家的路上撿到了一隻蝴蝶屍體,翅膀帶有金屬光澤的天空藍,他決定把蝴蝶屍體送給他,試著把這個禮物當作建構彼此友情的開始。
而這次居然意外的奏效了。

            他記得當他把蝴蝶送給庫恩時,庫恩居然一瞬間整張臉都紅了,就連他尖尖的耳朵也是。他很小聲的說了謝謝,然後捧著蝴蝶快速離開。那段時間他隨時隨地都要帶著裝着蝴蝶屍體的罐子,不管是吃飯、睡覺、上課,甚至是洗澡。
——他曾經覺得他確實是吸引了自己。
 


 
但是長大是必然的。


和對待凱倫貝克的教育方式不同。碧姬媞把他們當作不同的原石,給予他們不同的打磨方式。光芒將會是不同的——凱倫貝克很快就察覺到了。她在處心積慮的塑造他,遲早要變成另外一個光鮮亮麗、但卻陌生的模樣。

 
他在第一時間突然感到某種奇怪的排斥感,但是時間沒有給他機會。
           

在讓庫恩接受了一定程度的禮儀、交際類型的課程後,很快的,在庫恩來到這個宅邸的第二年,碧姬媞展開了她的精打細算。她開始帶著庫恩,出入了許多複雜的場所。
 
著名的地方高級酒店、名流限定的豪華宴會、貨真價實的鋼管舞俱樂部、撞球俱樂部、馬術俱樂部、沙龍。她將他緊緊的帶在身邊,教導他各式各樣的臨場反應,讓他認識了各種有錢有勢的人物,但又好像缺乏了什麼程序。不過這一切告訴庫恩程序根本不重要。庫恩顯眼的精緻外貌非常討人喜歡,尤其是那些已婚的貴婦們,她們用欽慕、憐惜的眼神看他,有時候她們會親暱的伸手摸摸他的頭髮、拍拍他的頭,或者碰碰他的臉。

 
碧姬媞從來不把他們稱作養子。事實上他們的年紀差距或許也沒有大到足以差上一個輩分。她總是直接喊他的名字:庫恩。事實上,時間似乎不會在碧姬媞的身上留下任何痕跡,但也從來沒有人真正在意。原因簡單易懂:因為這裡是魔都。
然後好像有什麼東西,悄悄的變得永遠都不再一樣了。

 
 
 

 
凱倫貝克獨自一人待在自己的房間。今天早上他什麼事也沒做,就只是安靜的讀書。
窗外來了幾隻棕色的鳥。牠們每天早晨都會來碧姬媞的花園裡找蟲吃,一邊蹦蹦跳跳的移動,一邊唱著清脆悅耳的小曲。
 
鳥類的聲音非常多變,凱倫貝克對這件事已經注意很久了。他對音樂情有獨鍾,任何旋律對他而言都遠高於世間一切美好。在幾十分鐘後,鳥鳴的音階突然開始急轉直下、又突兀竄升到最高峰——這樣的曲音非常驚人,讓凱倫貝克不禁擱下了書本。偏過頭,噤聲凝望那些鳥兒,仔細崇敬的聆聽著。

 
他的腦海裡會浮現許多東西,在他被音樂所充滿的時候——他不止一次感到慶幸,相信這是世界給他的獨特恩賜:有時候他會看見形狀,風景,雷霆暴雨,有的時候是人的模樣。他羨慕人類能夠擁有這一切,而他的指掌間卻承載不了,真正的愛好像總像是水流一樣隨著重力漏掉了——
           他的心情突然一陣煩雜。彎腰到桌下,小心翼翼的拿出小提琴,然後再伸手摸索尋找琴弓。
 
砰地一聲門開了。
 
……
凱倫貝克可說是表情陰鷙的停下了手邊動作,抬起頭來。
 
是庫恩。
 
外表起眼的少年無禮的擅自闖了進來,好像之前受過的教育都是浪費一樣。
算算也已經經過三年時間。庫恩的身材早已隨著時間而逐漸抽高。十五歲?還是十六歲?其實凱倫貝克不記得年紀了。他看見庫恩的手裡抓著一個毛茸茸的物體,臉上表情顯然非常興奮。
庫恩那頭漸漸開始留長的湖水綠長髮也在腦後紮成了一小束高馬尾,在他腦袋後頭隨著腳步甩來甩去的,那些貴婦們或許會覺得很有精神,或者甚至是俊俏,但凱倫貝克只覺得那樣看上去像個十足的蠢蛋。

 
……我說了幾次進來要敲門。」凱倫貝克沒好氣的說。一邊將小提琴又收回琴盒裡,瞬間興致全消。庫恩這種人才不會靜下來去認真的聆聽音樂......況且他也沒有興致逼他聽。

和剛來的時候相比,這傢伙可說是已經完全不一樣了。凱倫貝克忍不住這樣想著。他的心理再次感到奇怪的不平衡。

 
 
庫恩並沒有理會他的嘮叨。關上門後,他直線朝他走來,凱倫貝克卻刻意注視着別處,然後——庫恩將一隻半死不活的鳥扔到了他的樂譜上。
凱倫貝克一愣,突兀產生一股憤怒,偏過視線看向他。

「這東西偷吃了碧姬媞大人的莓果,我就把牠抓起來了。」庫恩解釋,攤手。
「怎麼樣,你要處置牠嗎?」
他問着,隨性的往凱倫貝克的桌緣一坐,語氣掩飾不住好奇。
 
……你為什麼要捏死牠啊?」凱倫貝克嫌惡的說。
 
庫恩挑起眉,真心的不可置信:「什麼?牠死了嗎?」他低下視線注視那個正緩緩流失的生命。小鳥正急促喘息著,身軀顫抖抽蓄,顯然是在捕捉的過程中被庫恩弄得傷勢不輕。
 
凱倫貝克重重嘆氣,根本懶得回答。他站起身來,把樂譜連同鳥一起捧起,然後打開窗戶。
沒有歌聲了,外頭的小鳥已經在一瞬間通通嚇跑。他難掩可惜的看了牠最後一眼,然後將懨懨一息的鳥倒出窗戶外。他根本不喜歡這樣的他。
 
 
房間一瞬間陷入死寂。鐘擺擺動的聲響沈穩推移,凱倫貝克和庫恩都感受到,那股慣性的低氣壓開始蔓延。
「那個,碧姬媞大人說——」庫恩忍不住開口想要解釋。
「夠了閉嘴。」
         「......」

庫恩霎時噤聲不語,只是睜著一雙灰紫色的眼睛無辜的看着凱倫貝克。這下反而讓他一時之間更不知道要說什麼了。他也跟著沈默,凌亂的收拾樂譜,拍掉桌上的羽毛。然後最後他往桌邊一靠,雙手抱胸,看向庫恩。
 
「該說是你終於開始露出本性了嗎?我一直很想問你,當初那個膽小又內向的傢伙去哪了。」
 
……你幹什麼這樣說話啊。」
「你改變太快了,才不過三年時間......」凱倫貝克感到前所未有的煩躁。這些話他壓抑了很久,如今突然之間無法控制的吐露出來,好像裂痕正在剝落。
「你覺得那是你嗎?老實說,我有點受不了。可能還是不能接受吧。」

……
「你自己也覺得沒有關係嗎?」
………
 
面對著庫恩的沈默,凱倫貝克再次的嘆了口氣,也不打算說更多話了。
 
 
他罕見的想要責怪碧姬媞。儘管理智告訴他不該這麼做。碧姬媞安排他們的生活、他們的教育,而且還讓他保有他所能創造的音樂。他們兩個說不上是人類的不堪存在,一個是被撿來的、一個是被領養來的——所以說,誰說得准呢,或許她只是還給了庫恩他原本的樣貌罷了。她一向擅長看人,沒錯啊。

            沉寂持續了數十秒之久,誰也沒有道歉。最後凱倫貝克讓步的撇開視線。「算了。」他不情願的說。對方依然沒有發出聲音,就只是睜著他那雙該死的假無辜的眼睛,困惑的盯著他。

 
凱倫貝克不再理他。他背過身去,將書本拾起,尋找了一下位置,然後放進整齊的書櫃裡。他卻還是天殺的記得太清楚,庫恩剛來到這裡的那段期間,和他現在的模樣。他甚至還躲在碧姬媞的身後,排斥任何的肢體接觸,連一句話也說不好。

 
然後隨著他們變得熟識,短短三年之間,他的性格開始變得越來越狂妄,自負……他不能理解他了。

抬頭挺胸。她會用這樣輕柔的聲音囑咐。她說庫恩,你的身份足夠高貴,很快的你會漸漸成長。所以你把他們都當成塵埃吧。那些人們,他們對你毫無價值,不足掛齒,但是當你對著你所依賴生存的對象,你就要夠柔軟。於是庫恩便漸漸地改變了,他被迅速的磨光,露出珍貴的礦脈......
然而凱倫貝克將一切自由寄托於音樂,她卻從來沒有干涉。
 
 
 


 
在最後的最後,碧姬媞帶著庫恩來到了她所入股出資的豪奢夜總會,『Maria King瑪麗亞國王』。
 
每逢任何一個排場龐大的演出,她都會買下特等席的票,讓他在最好的位置觀看。她臉上的微笑沒有絲毫惡意,只是充滿興趣,好像有什麼好事要發生了。
他們欣賞了許多對這個年紀而言還太過輕薄的演出:衣著高度裸露的舞蹈,狂野淫蕩的歌唱,有著美麗空靈歌聲的少女,竟是一絲不掛的站在台上。昏暗台下的人們伸出手,像是水草隨著慾望浪潮搖擺,癡醉的撫摸少女白皙的腳踝,各種值段的錢幣像是伴奏般灑落舞台。點亮了黑暗,和那些他們從來不曾親自品嘗的苦難。
 
凱倫貝克偶爾也會來,但是多半顯得不太願意。在表演的期間,他總是偷偷窺伺庫恩的側臉。有著淺色長髮的少年,他生澀的雙眼像是一面湖。什麼樣的光采進入,就一邊被倒映,一邊被吸進那座深不見底的湖心裡了。
他有時候想要伸手遮住他的眼睛,但是他最終卻什麼也做不到。
 
「你是覺得這樣的我不好嗎?」庫恩忍不住問他。


 
他逐漸沾染了滿身屬於那裡的淫賒,那裡的靡爛風氣。充滿慾望、金錢、放肆揮霍、無盡的繁華美麗。塵世的罪孽成就,最後那一切都將攀及了最高峰。在夢的癲狂之夜,誰還記得有什麼藍色的蝴蝶呢。貴婦們小聲的笑鬧,她們用羽毛扇輕掩着嘴,柔聲說這孩子再過幾年會變得更漂亮的。碧姬媞,妳可找到了了不起的東西啊。

庫恩以有禮的身段微微頷首。
            然後他對她們露出了輕薄的、誘人的微笑。
 








TBC
 
 
 

留言

秘密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