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light】沃蘭德x柯布-責任論


「義或是不義,對你而言是什麼呢?副首領。」

窗前的少年這樣開口。他的背影幼小、纖細、沈著。穿戴整座城的重擔。


「我認為人會毀滅在令自己沈迷的美好之中,而不是毀滅於恐懼。」
男人卻答非所謂,冷冷地說。




{ 論 }




少年的唇邊勾起微笑。魔都羅占布爾克的夜晚是最好的顏料。它佈滿這裡所有人的心,讓他們變成自己以外的人。唯獨至高者能夠看透這些色彩。燦爛、美麗,在夢的視野裡極度與他貼近,卻又隔著一層無形的障蔽,始終一覽無遺。

「用常理去過日子,以及,用非常理行為去達成目的。」
沃蘭德再次開口,這次他稍微放大了自己的音量。

在這裡一切的聲音都很清楚。柯布看見少年稍微挺直了自己的背脊,雙手威嚴十足的背在背後,隻身面對著落地窗外整座城市的燈火。不過柯布不確定他是不是正回答自己方才拋來的問句。

「我們的世界就在這裡,而這個世界卻是屬於所有人類的。你明白嗎?每天都有人死去,但也有人活下來,大部分的人看多了、便覺得生命根本不算一回事。在這個城市裡有太多人不知道何謂責任,也沒有思想,缺乏辯論和證實的過程。但、他們卻能擅自替所謂善惡道德分類及訂定標準——」

事實上沃蘭德說話總是不疾不徐,精準掌握分寸,但這次柯布卻罕見的覺得他說了太多了。他打開打火機蓋,清脆噹的一聲,點起一根菸,深深吸了一口。
「嗯。」他不屑的哼出聲音來。讓身體隨意靠在冰冷的柱子上。我才不在乎你的責任論,他隨後挖苦道,並且惡意地笑了幾聲,轉瞬卻又覺得簡直無比荒涼,嗅到一股同病相憐的臭味。甚至他隱約知道孩子正替惡人平反,卻又不是真的顧及他們的立場。這只是他堅定自己的過程罷了。

「你曾說過正義或者不義是矛盾卻共存的,甚至沒有分野。」
沈默了許久後,沃蘭德再次開口說。


這次他終於離開了窗邊,轉過身,直直朝著他走來。柯布挑眉斜睨他,白色的菸從鼻息中溢出,但他們對彼此正處在同一個空間卻沒有絲毫懷疑。
「很可惜,柯布。」
少年綠色的眼睛像一對寶石,又像是深藏的湖水。
「但我不會承認你的說法。」

「廢話。」柯布狂妄嗤笑。他轉移了注意力,想找地方捻熄香煙,但他沒有料到的是,沃蘭德隨後卻又再度出聲。少年惋惜的盯着他看,夢囈一般的喃喃:
「但事實上我總是在猜想:或許有一天......」

「......」

「............」


柯布動也不動。他們對上彼此的視線,他也不說話了。



在那瞬間甚至確信:只要現在自己動手,便能置這個孩子于死地。

以前和以後的數年之間他沒有再看過這樣的沃蘭德,動搖的至高者,所以他只是靜立於原地。比起勝利,真正讓他驚訝的是對「當一方崩解,定義便失去永恆意義了」這種關聯的理解。

關係、金錢、秘密、權柄,或者是他所說過的,正義或者不義,善與惡。一體兩態的,卻又缺乏了審判的標準,由單一的聲音作開始、再由單一的聲音作結,所以最後他們的追逐和賭局便不會再有價值了。這樣的結局是可以預見的,兩個同樣孤獨的人。他們在說的是整座世界,與同樣可恥的寂寞。





FIN





白鴉的廢話:

不知道看不看得懂...
總之再度是一篇立場辯論
慣例的很無聊沒什麼CP味....(爆

其實是慌忙趕出來的賀文啦......
柯布生日快樂>3<!!!!!

留言

秘密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