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light】my Lord

古魯瓦爾多回歸祭






My Lord
洛斐恩在那場荒謬的宴會後,終於認清了一件事:他再也無法袒護古魯瓦爾多.隆茲布魯這個人。
老人獨自坐在老舊的沙發上,一抹挺直的背影,邊緣被火光勾勒明亮。他不是一個適合實現願望的理想主義者。事實上他總是必須承認,以一個王子而言,古魯瓦爾多確實是失格的。然而,以一個持劍之人而言,他卻又這麼的無與倫比。
這座地下室一向陰冷,幸好自從他替這裡裝上了壁爐,溫度好上了許多。他眨眨眼,還以為那銀色的貓,和年幼的小王子仍在他跟前胡鬧,彼此瞪視著對方,較量誰會先鬆懈下來。他想著不禁露出微笑,小王子總喜歡蹲在那兒,而貓則弓著背警戒著縮在籠子最裏頭。最後他會上前去把小王子帶開,告訴他在這裏不能殺死還活著的生物。他是否感到欣慰?或許吧。至少活到了這把年紀,他還能肯定某些事情:在這個屬於他們的小世界裡頭,古魯瓦爾多也曾經以一個人的模樣存在過。
是的,他是的。
 
洛斐恩不知不覺間睡著了。爐火因為缺少了繼續燃燒的木柴,而終究漸趨寂靜。他在寒冷中做了一個夢,那是一個舊時代的遙遠傳說:有一尾鳳凰,從火海中重生。牠先是碎成了無比漆黑的灰燼,比燃燒殆盡的炭還要更黑更深遠。牠痛苦的死去了,扭曲著全身的骨骼肌肉血管神經。那只鳳凰瘋狂的尖叫迴盪在耳邊——那是一段迎來曙光前最後的痛楚。
 
老人手中的書本滑落地面。與此同時,壁爐中的火星忽然毫無預警,猛然爆裂竄升起來。


 
轉瞬間世界成為一片赤色。世界變了,它充滿詛咒和祝福,歷史的齒輪倒轉,墨水抽回了羽毛筆桿中。大雨滂沱的黑色喪禮上,厚重的棺木變得空無一物,他成為一個復生者,他回來了!老人以為是夢,他猛然驚醒,視線移轉時,瞳孔裡卻赫然出現一個倒影:正是死去的王子,自火焰中煞地展開一襲無瑕的黑色。從那裏頭,火舌鑄造出一道熟悉的身影。是那名亡靈,太子古魯瓦爾多,他浸在濃烈的熱度裡,他穿著雪亮皮靴的右腳向前踏出了一步。當那一步落在堅硬地面時,鞋跟的聲響旋即清脆迴響在整個地窖。這一步便是撞響了一只宣誓忠誠的大鐘。然後下一瞬間,世界取回顏色。


            王子不再殘破缺損,相反的,在他面前的他充滿了力量。強大、美麗、尊貴、崇高,永恆的、黑色的君主! 
古魯瓦爾多睜開了雙目,血色耀眼。白髮蒼蒼的老人在他面前恭敬的屈膝跪了下來。他視這一切是一場註定的因與果,他顫抖著指尖、眼眶泛起刺痛,感受到古魯瓦爾多正低頭凝視著自己,就像是俯瞰整座隆茲布魯王國那樣。
 
「老臣竭誠歡迎您的歸來,國王陛下......!」
 
 










留言

秘密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