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light】Follow you

*CP:姬王子
*兼任給夜汊的插花


Follow you





一個由多個中隊組成的任務,帶領他們來到了一處平原。放眼望去荒蕪一片,無邊無界,除了齊膝的芒草以外,什麼都沒有。這是這一帶非常常見的景象。然而,根據工程師們的匯報,外派的無人偵察車已經連續數日在這裡監測到了不正常的能量釋放:他們相信是一個渦正在成型。而這幾隊中隊的目的,就是抵達那個渦可能出現的位置,在它成型後以最快的速度殲滅它。
 
各中隊隊長很快分劃好了路線,然後就依照各自的職責、往平原的不同方向去。大部份人的工作都是協助定位、與站在第二線監視著各類情況,以便隨時回報給中央分隊,至於那些戰力較強的隊員、則負責了戰鬥的工作。他們必須就最佳的位置,隨時準備迎接渦的產生。布列伊斯有些詫異自己得到的工作竟然是第二線,不過他沒有對此作出任何表示。第一線主要還是由教官們勝任。
 
前進的途中,布列伊斯發現古魯瓦爾多脫離了隊伍。這樣的一個小插曲很快讓他也跟著脫了隊。事實上脫隊並不是不被允許的事,只要把分配到案的職責完成即可,因此同一列隊裡的隊員也沒有出聲叫住他。
他索性一語不發地追上了那個讓人頭疼的王子。「古魯瓦爾多!」他喊他。但古魯瓦爾多卻兀自一直走著,毫無反應,留給他一個索然無味的背影。
 
「你要去哪裡?」他忍不住問。踩著草的聲音不絕於耳,不過足夠柔軟。
古魯瓦爾多發出一聲輕哼。
 
「你分配到的工作和位置坐標是什麼?」布列伊斯又問。
 
「他們分了一塊沼澤區給我,我要去沼澤那邊。」古魯瓦爾多稍嫌冷漠地回答他。他血紅色的眸子因著微微回過頭的動作也得以斜睨了他一眼。「我想那裡不會太有趣,你最好回頭。」
 
「我被分配的工作是支援戰鬥和資料回報,我可以跟著你。」
 
「你幹什麼跟著我?」古魯瓦爾多不滿地咕噥。
 
「我有權利跟著你。」布列伊斯說。
 
古魯瓦爾多沒有再搭理他。布列伊斯倒覺得王子的寡言在這種時候特別值得欣賞,也正合他的意。他慢慢走在他的後頭,彼此無話。
很快地,兩人便深入了這片平野的邊緣。
風吹起來,整個草原窸窣一片,檸黃色和青色縱橫在視野中。
古魯瓦爾多的腳步穩定規律,踏踩在厚軟的草叢裡。包住整個小腿的軍靴邊緣沾上了一點泥土,布列伊斯可以聞到泥土潮濕且帶著草香的氣味。他不想承認他很喜歡這樣。
 
 
不出多久他們便來到了沼澤邊。沼澤的附近瀰漫著霧,彷彿失去了地面,古魯瓦爾多眯著眼蹲了下來,看著齊平的沼澤水面泛著點點微弱反光,感到無聊似地打了個呵欠。布列伊斯低下頭去,凝視著王子優雅的頸背。他微微蹙起眉,瞥開了目光向周遭掃視了一輪——確實是什麼也沒有,安靜得令人感到無味。只有偶爾傳來一兩聲不明鳥鳴會打破這裡的死寂。最後他得到了一個結論:這地區絕對不是什麼首要地點。古魯瓦爾多的隊員大概只是隨便分配一個無關緊要的任務給他罷了。
「真是大材小用。」他說。
 
古魯瓦爾多聞言拋給他一個古怪的眼神。「你自己還不是甘願於大材小用的待遇。」他懶洋洋地指出,明顯地是在指責他無論如何都要跟著自己的決定。布列伊斯毫不在意地笑出來。
 
 
時間便如此一直一直地走下去。他們一個無所是事地蹲在地上、一個則斜靠在樹邊,有一搭沒一搭的閒聊著些無關緊要的事。渦出現了,對講機裡傳來通報的聲音,他們便安靜下來聆聽指示,但接著渦很快地被消滅了。古魯瓦爾多從鼻子裡哼出一口氣。「浪費時間。」布列伊斯聳聳肩,不置可否。唯獨在撿起劍和斗篷離開時,布列伊斯又喊住了王子。
「古魯瓦爾多!」他壓低聲音叫他的名字。在王子困惑地回過頭時指向了沼澤的中央。「你看,是沼澤鵠。」
「什麼是沼澤鵠?」古魯瓦爾多無意間跟著壓低了音量。他折返回來,猶豫了半秒後,也隨著布列伊斯的動作壓低了身體。最後他們兩個人都匍匐一般地半趴在草叢裡。古魯瓦爾多艱難地在濃密的草叢之間尋找空隙,最後他望見一只灰白色的鳥。他不滿地蹙起眉來。
「那不是天鵝嗎?」
「那是沼澤鵠,只是很像天鵝。」布列伊斯解釋道。「牠比天鵝凶狠很多的。就好比你,你也比你的外表凶狠很多。」
「……你到底做什麼跟著我啊布列伊斯。」古魯瓦爾多用槍托半真半假地撞了他一下。然後他爬起來,故意對著那只優雅的野鳥大聲呼喊。「喂!天鵝!」布列伊斯不可置信地瞪視著他。古魯瓦爾多真的大聲喊叫的機會十分稀少,儘管如此,那聲音依舊帶著幾分慵懶。那只沼澤鵠抬起頭來,黑色的眼睛注視著他們。然後牠張開寬大的雙翼,幾個振翅很快地飛走了。
 
「明明是天鵝嘛。」古魯瓦爾多冷哼著說。
他走出幾步,離開了樹蔭的範圍。布列伊斯這才跟著從地上爬起來。他不得不承認,他其實很喜歡古魯瓦爾多諸如此類的所有自然而然的舉止,無論是方才那無憑無據的反駁、無理取鬧的叫喊,或者是幼稚的自負結論。他幾步跟上前去,一邊竟也努力思考起了天鵝和沼澤鵠的差異到底有多微小。隨後他注意到古魯瓦爾多銀色的髮梢被隨之照耀其上的陽光染上了金黃色。
 
布列伊斯不禁眯起眼睛。他疑惑地想著,這樣的顏色實在是很難能可貴的,不是嗎?它確實能夠讓他變得不像一個冷漠的獨行者。
 
 
 

留言

秘密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