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H/法英】 L’incapacité

Rating:PG
CP:法/英
Warning:不/列/顛/空/戰背景
APH二次創作,與真實史實無任何關聯。
把舊文拿出來重寫,我連標題是啥意思都忘記了....(感覺不配做人
可能有後續可能沒有(。


 L’incapacité

The.Blitz.and.the.Battle.of.Britain

1940.9.7~1941.5.10

 


     第二次世/界/大/戰。

     在法/國投降、歐/陸幾乎淪陷之後,德/國將矛頭指向了英/吉/利/海/峽對岸那咬著牙苦撐的大/英/帝/國。在這樣風聲鶴唳的時期,日不落的稱號之於浸在鐵血之中聲勢浩大的納/粹/德/國而言、著實礙眼得很。

     隔著一座海峽,既是大/英/帝/國的優勢,同時也是劣勢。隨著歐/洲的失守,亞瑟・柯克蘭發覺自己顯得愈加孤立無援。他對於孤軍奮戰並不生疏,深知自己始終難以和歐陸聯合成一個完整戰線,而遙遠的援助又無限期的耗弱著自己僅剩的國力。法/蘭/西/共/和/國是守住歐/陸的最後一道防線,然而在那個紅酒混蛋徹底自戰場上消失後,下了險注的大/英/帝/國知道他賭輸了這一局。


     納/粹/德/國並沒有等待和姑息的耐性。在閃/電/戰幾乎拿下歐/洲後,希/特/勒隨即甩出他的下一步棋:被稱作「鷹/襲」的作戰計劃在同年的8月6日被正式決定。納/粹/黨政軍領袖戈/林將進攻日期定在了六天後,而那一天被稱作了「鷹/日」。

     棋盤上的那只『國王』就座落在英/吉/利海峽的彼岸——自負的日/耳/曼將奪下大/不/列/顛引以為傲的制空權。路/德/維/希冰冷的視線掃過那一排排等待起飛的德/軍轟炸機,機翼上一絲不苟的黑色十字、將映照其上的陽光狠狠切割開來。



 

     德/國的曼/斯/坦/因計畫成功之後,報紙上四處充斥著法/國投降的消息。亞瑟・柯克蘭鎮日將自己鎖在辦公室裡,沒有過目任何一份報導,然而他無法避免地知道了這樣的事實。逃避現實的舉動顯得無關痛癢,他無分日夜地體會著自己的士兵在敦/克/爾/克/大撤退時、與眾多法/國士兵一同埋葬在那些該死的日/耳 /曼人的軍靴下的痛楚、嚥下每一個心跳熄滅的嘆息、嘴裡幾乎嚐到法/國失土上悽楚的雨水。身為國家體,這一切都帶來了極度的折磨。

     他也許知道法/國這個國家仍舊存在於某處,卻不知道法蘭西斯・博納富瓦的確切去向。幾次試圖找尋他那該死的歷史宿敵,然而時間沒有給他確認這件事的機會。在不久後,納/粹/德/國就以老鷹和海獅(*註一)的名義、對英/國的皇家空軍開始了日夜不息的空襲戰鬥。



     第一枚炸彈落地時掀起的漫天煙塵,正式揭起了一面古老帝國的戰旗。引擎聲點亮孤高島嶼昏暗的邊境,伴隨著無辜平民的生命逝去——他猛然抬起頭來、望向漆黑的窗外,亞瑟・柯克蘭的雙手悄悄地緊握成拳。戰爭的號角已在城門上吹響,那一時間亞瑟彷彿看見數個世紀以前的自己,他會高喊著大/英/帝/國的榮光,拾起你們的劍戰鬥吧!他從不等死,是的,而那不落的日暉,亦不會熄滅在這裡。

     即使英/國如今,必然要孤軍面對這場荒謬戰火!


     放下手中戰報時,他倒顯得冷靜得異常。亞瑟・柯克蘭推開門、很快來到了戰時首相溫/斯/頓・邱/吉/爾的所在之處,在那裡頭眾多軍事將領正與他們的領袖商討著對策,聽見動靜,不約而同地抬起頭望向他。

     「這確實是一場非必然的戰爭。(註二)」

     亞瑟開口便這樣說道,幾乎接下了他們的句子。「然而現在它已經成為了必然,」
     他蒼綠色的雙目直視著這位日後將留名青史的英/國爵士,雙手按在深紅色的寬大木桌上。他沈下聲音卻是飽含著暴雨欲來的寂靜。

     「我堂堂大/英/帝/國,豈能姑息日/耳/曼放肆的火焰延燒下去?」


     彼時並沒有人料到伊凡·布拉金斯基會出乎意料地擊碎納/粹/德/國的東戰線,沒有人料到這一場空戰又會持續多少年月;沒有人能夠穩妥地策劃一場戰爭,正如沒有一場戰爭在策劃之下能夠免去任何犧牲。大/英/帝/國的命運,如今維繫在難以定奪的天平之上,然而任何一步都不能夠用來後悔。是日,邱/吉/爾宣布轟炸柏/林,自此打破了英/德兩國互不進犯主要城市的默契。

     9月7日,作為柏/林遭到空襲的反擊,為期將近兩個月的倫/敦/大/轟/炸正式開始。



讓我們勇敢地承擔義務,
                                           如果大/英/帝/國和他的聯邦可以留存千年的話,
人們仍然會這麼說:
                 『這是他們最光輝的時刻。』
-溫/斯/頓・邱/吉/爾,於法/國投降前夕。






---



註一:海獅。指德/國海/獅/計/畫。(德語:U/nternehmen S/eelöwe)是第/二/次世/界/大/戰時納/綷/德/國侵略英/國的計劃,該計劃在德/國佔領法/國之後開始研擬,希望先以空軍摧毀英/國戰力, 再派軍登陸攻佔英/國,但由於不/列/顛/空戰的失利,導致該計劃無法實行。

註二:非必然的戰爭:邱/吉/爾在一戰結束時,對於英/國綏/靖政策的抨擊,至二戰時驗證了。邱/吉/爾後來將二/戰稱為「非必然的戰爭」,認為這次戰爭原本在開始時就可以輕易制止,但因英/國人民的「不明智、麻痹大意和好心腸而讓壞人重新武裝」。

留言

秘密留言